44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飞越三十年 > 《飞越三十年》正文 第1142章 慢慢来

《飞越三十年》正文 第1142章 慢慢来

推荐阅读:超级修真弃少合租医仙苏醒的神明天师神医都市最强弃少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隋唐君子演义女神的超级赘婿我老婆是大明星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就是这样,里头有个结构,充气可以帮助省下很多腰力。”李一鸣打量着卢平,“放下吧。”

    卢平心放下,搓搓手,手指有点酸,这还是老了。抓笔杆的手,提这么个大桶,吃力。

    两个战士眼瞪得老大。

    “这个东西挺好的。”卢平做了几个动作,摸摸腰间紧紧的,“应该大量生产,节省力气。”

    李一鸣弄的新玩意多了,他也见怪不怪,他倒是更操心之后的生产,每一个产品都要生产那么多,怎么办?

    “就这么解下来吧,不用放气。你们可以用。它不是为了让你提着走,只是配套用,人的腰肌很脆弱,弯腰提重物时特别容易伤到。”李一鸣对着两战士说道。

    “首长,如果不提的话,那”一个战士问道。

    李一鸣看着他。

    另一个战士马上接口:“有平板车。”

    李一鸣点点头:“以后会有升级产品,叫作外骨骼,你们应该知道自然界里有些生物可以提比自己体重大很多的东西,不是你们想的大象,我说的是蚂蚁这种。”

    卢平一激灵。

    李一鸣笑了笑:“你们会看到的。”

    两个战士满眼都是光,大概能感觉到,这些发明产品可能都跟这首长有关系。

    两个战士把东西拿走,这下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把别的那些都装起来。

    卢平摸着下巴,突然间又不困了。

    “这产品好!”

    “还要改进材料。”李一鸣笑道,“我现在很多东西都是用香江现成的物资做的,有些不是很满意,不过这个可以慢慢来。”

    卢平诧异看他,从一鸣同志口中说出慢慢来这三字,可不容易,这孩子最经常说的可是时不我待!

    “材料是一种组合,我们得做不少实验,这方面我们有点弱。”

    卢平默默点头。

    “刚才我说供销系统,也不是指现在的供销社,还包括物资局,还有维修部门,我们供应的产品开始肯定没那么多,但每一个点都得有。这里就包括坏了得修,换,别人租用。”

    “对,这个虽然是给人用,但不是说让人买的,工作时派发下去,这个算劳保用品?”

    “也是吧。其实部队里头的组织方式是很好的,因为得为战斗力服务。”李一鸣偏了下头。

    “这一套多少钱?”

    李一鸣想了想:“一两百港币吧。”

    “这么贵?”

    “还好了,以后肯定更便宜,刚开始也没生产几套。”李一鸣笑了笑。

    卢平想了想又问道:“那出口吗?”

    “会,这东西可以出口,卖一套,赚回十套轻轻松松。当然了,也可以直接在那边建厂来生产,反正我们有人有钱。”李一鸣嘴角扬起。

    “会好卖”

    “会,因为他们有工会,劳保的东西出来了,只要给他们知道,他们就会逼着公司给配。”

    李一鸣笑着看了眼窗外,“腰肌劳损这种事,也不分国界的,而且这玩意还可以加上很多别的功能。”

    “省力确实是好。”卢平跟着笑道,现在看起来,在一鸣同志的知识产权和斗争策略面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简直就像个提款机。

    一鸣同志说到工会时,卢平都能想到,如果资本家不肯买这个,后面会闹出多大的乱子。

    哇,好期待!

    “对了,周正同志明天会回来,他看到这个肯定很开心。”

    “又不是真要让你们去提什么东西,”李一鸣手指点点头,“这里要经常开动一下。”

    “要不是天太晚,我就让人找些竹条,来编那个篓子了。”

    卢平叹了口气,之前听到李一鸣跟那两人说编一个篓子可以少生几场病多活一年,他都心活络了。

    生命在于合理地运动,这话真是太有道理了,可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合理?

    自古有言,大医良相,治国与养生很有些共通之处,李一鸣在这方面还没有充分展示出来,真的好期待!

    李一鸣似笑非笑瞄他一眼:“慢慢来。”

    卢平给看破心思,顿时脸一热:“您没说,我就是没病?”

    “谁都有点病,健康都只是相对的。”李一鸣一只手在键盘上盲打着,一边看看他,“只是有的人等得了,有的人等不了而已。”

    卢平愣了:“您指”

    “我没特指。”李一鸣偏头想了想,又摇头,不说话了,在键盘上打得飞快。

    卢平心地走到一边,不敢再打断他。

    其实他也大概清楚,李一鸣是要按自己心中的蓝图改造国家,他必须保证所有人都按着他的想法来做,如果说他有多少底牌,至少有一张就是那个健康。

    但他绝对绝对不会为了某一个人的健康轻易出手。

    李一鸣看看他:“刚才我说材料时,你表情不对,好像是可惜和心痛,想到谁了?”

    卢平心中一咯噔,没料到自己这么一闪念都给看出来了:“想到个同志,不过他已经去世了。”

    李一鸣盯着他,卢平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喉结滚动了下,心道麻烦了。

    “在材料专业我们有个同志很厉害,不过他六八年去世了,”卢平看着李一鸣,“那个”

    “非自然原因?”

    “嗯”

    “被人打的?”

    “两年前追认了烈”

    “两年前?”

    “”

    李一鸣冷冷看着卢平,卢平浑身不自在,他好想说一句,这不是我管的,可这种话对李一鸣说根本没用。

    这孩子心中有一条钢线,谁过线了都不行。

    可他是真不能把这些事乱说出来,何况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如果他说明白,那李一鸣肯定会问他你做了什么?

    结果当然是不好的。

    任何理由在一鸣同志面前都摆不上台面,你没做就是错。

    卢平手心全是汗,只能慌张地摆摆手:“那个当时一鸣,等你回去,这些资料,包括处理的事,都”

    李一鸣点点头,叹了口气:“好啊,既然有同志工作没完成就去了,那大家都别休息了!”

    卢平眼皮一跳,也跟着叹了口气,这话说得真是让人揪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2/2398/140660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