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赵氏虎子 > 正文 第634章:算计之变(二)

正文 第634章:算计之变(二)

推荐阅读:乞丐王妃的咸鱼生活忍者就该出肉装你的咖啡加我了吗重生九零做富婆玉金记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木叶之残火太刀雪狼出击我在星球种爸爸衣锦华棠

    /最快更新!无广告!

    PS:今天回到老家,唔,陪陪父母,下车的一瞬间,鼻子就堵塞了,嗓音也有点变了,实在是太冷了。

    ————以下正文————

    “不错,正如你所言。”

    当杨定的声音传到地窖内时,祥瑞公主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她简直难以相信,她的延亭哥哥,居然真的承认了试图加害她的阴谋。

    一时间,她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绪,有困惑,有怀疑,亦有愤怒。

    “公主,现在不能出声……”

    馨儿小声提醒着祥瑞公主,同时她与宁娘一人一手捂着公主的嘴。

    借助地窖内那昏暗的烛火,隐约可以看到祥瑞公主攥着拳头,全身颤抖着。

    但出人意料的是,她最终克制了下来,或许她还想听下去,看看究竟是她方才误听了,亦或是她的延亭哥哥,确实是一直以来都在骗她。

    而此时在地窖的上方,赵虞亦一脸意外地看着杨定。

    良久,他皱眉问道:“你……承认了?”

    在询问的那一瞬间,他心中闪过一丝侥幸:莫非这杨定并未没意识到地窖的存在?

    但很快,赵虞自己就排除了这个猜测。

    他相信,对面那个杨定此刻必然已经意识到了。

    可他为何还要承认呢?

    一时间,就连赵虞亦有些困惑。

    而事实正如赵虞所判断的那样,此时的杨定,确实已凭着方才那一声轻微的响动意识到了地窖、暗格、密室之类的存在,甚至他也已进一步推断出,令他左右为难的那位祥瑞公主,此刻或许就藏身在脚下的密室里,静静倾听着他与那周虎的交谈。

    原因不言而喻,必然是眼前这周虎为了在那位公主面前拆穿他而故意设下了这个局。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既然杨定已意识到这一点,为何他还要承认呢?难道他不能反咬一口,假装不知,再次设法陷害赵虞么?

    事实上,这件事杨定还真想过,但在权衡利弊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弊大于利。

    要知道对面的周虎完全可以用对杨何氏不利来报复他,而且还是假借公主的名义——哪怕在他的挑拨下,即便周虎杀了杨何氏也不会领他的情,可这对于他杨定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他的老岳丈何震,自他杨家出事以来就不遗余力地为他家奔波,甚至愿意遣尽家财暗中资助他,而其女杨何氏,也就是杨定的妻子,更是从年幼时便相识的青梅竹马。

    这样一对对他不离不弃的父女,杨定怎么忍心抛弃?

    更别说杨定十分清楚,就算他狠心抛弃了何家、抛弃了杨何氏,他也当不成所谓的帝婿驸马。

    对面那周虎口中所称的‘蠢公主’,是当今天子眼中的祥瑞,是绝无可能任人染指的。

    倘若他敢对那位公主动什么心思,那位暴君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将他除去——若非如此,整个朝廷,又岂会无一人敢迎娶那位公主?

    既然注定无法成为帝婿驸马,又何必牺牲何家,牺牲他心爱的女人?

    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一刀斩断他与那位公主往日的交情——反正这位公主的作用也不大了。

    在分析罢利害得失后,杨定反而镇定了下来,看着赵虞神色自若地说道:“没错,我承认了,反正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既然如此,我何必再做狡辩?”

    顿了顿,他颇有深意地透露道:“你怀疑的蔡铮,此人多半是三皇子的人……虽然那蔡铮迄今为止都没有透露过,但我觉得,他应该是三皇子的人。……当然,就算他是太子的人,区别也不大,反正他的目的就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欲趁公主离宫之际,趁机将其铲除,以免其父邺城侯李梁父凭女贵,得到当今天子的器重,威胁到太子或三皇子。而我所做的,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看看能否利用这件事,除掉你……”

    赵虞深深看了几眼杨定,神色莫名地说道:“看来,你选择了与公主割裂……”

    ……

    杨定的双眉挑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在嘲讽我?你莫非是想问,我明明与公主交情深厚,却为何要顺水推舟,眼睁睁看着她陷入危险的处境?”

    “呵……”

    赵虞乐了。

    此时的他,也已经猜到了杨定的目的:这杨定明明已猜到祥瑞公主就在底下的地窖,却故作不知,故意自爆,就是为了趁此机会与这位公主一刀两断。

    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很聪明,他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卸给了蔡铮,只承认了‘不作为’,而如此一来,他刚刚好能让那位蠢公主感到寒心,却又不必背上‘加害公主’的罪名——毕竟人家都说了,那蔡铮背后势力庞大,这不就是变相表达他‘无法抗拒’的意思么?

    “不,我没有问,我也不想……”

    赵虞摇了摇头,他才没兴趣去听杨定接下来的谎言呢。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却被杨定打断了,只见杨定不顾被气乐的赵虞,自顾自地说道:“那可是太子,是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三皇子,更是一干皇子中唯一能与太子相抗衡的人,这二人都想要致祥瑞于死地,我又怎么能拦得住?既然注定阻拦不住,那不如顺水推舟,看看能否顺带着把你也除掉……这个道理,也不难理解对么?”

    “……”

    赵虞一脸玩味地看着杨定。

    他很清楚,杨定这段解释,并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某个公主听的。

    他忍不住讥讽道:“既已决定与公主割裂,又怕深深得罪公主,杨定,我该说你谨慎好,还是该说你胆怯好?”

    听闻此言,杨定瞥了一眼赵虞。

    他当然听得懂赵虞对他的嘲讽,但正如刚才那样,他没有理会,就在赵虞一脸无语地翻白眼的同时,他再次自顾自地说道:“至于那位公主,我不否认我曾经想过与她攀上关系,毕竟是公主嘛,并且深受天子恩宠,有谁不想与那位公主打好关系呢?但我要说,这位公主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不通人情、不晓是故,从始至终我行我素,听不进旁人劝说……对此,我想周都尉也不否认吧?”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赵虞,话锋一转,语气玩味地说道:“知道我为何不一点都不担心被你拆穿么?因为从始至终要加害公主的并非是我,而是太子与三皇子,然而周都尉却试图阻止这一切,周都尉,为了那位公主而得罪太子与三皇子,值得么?”

    拿太子与三皇子来压我?呵,有老太师在,即便是太子与三皇子,又岂会……等等,这杨定……

    赵虞皱着眉头看向杨定,本能地察觉到了某个危险,他沉声说道:“我只是不想那位公主在我的辖地遭遇不测罢了……另外,我一点也不知道你担心或不担心。”

    “哦?”杨定眼眉一挑,压低几分声音自顾自说道:“换而言之,假如不在周都尉的辖地,周都尉就不在意那位公主的死活了?既然如此,周都尉何不与我等合作呢?反正那蔡铮自会对那位公主下手,周都尉与我只需装作不知即可。……日后太子与三皇子得知,相信也会有所厚报。”

    这家伙,故意给我下套么?

    赵虞深深看了一眼杨定。

    杨定知不知道他暂时还不清楚,但他却很清楚,此刻他们二人脚下的地窖中,正躲着祥瑞公主与馨儿,还有他赵虞的义妹宁娘,再怎么他也不能当着三女的面答应下来啊,更何况他本身就没有这种想法。

    “……请恕周某不能答应。”他淡淡说道。

    听到赵虞的拒绝,杨定毫不感觉意外,相反,他脸上甚至露出了异样的笑容。

    他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可真是令人意外。想不到周都尉居然如此护着那位公主,为了保护那位公主竟然不惜得罪太子与三皇子……”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旋即故意用不甚肯定的语气问道:“莫非,周都尉不止看上了那位馨宫女,就连对那位公主,周都尉也有某种……想法么?”

    说话时,杨定竟抬起手,伸出手指指了指下方,脸上露出了不好怀疑的神色。

    而此时在地窖中,祥瑞公主与馨儿、宁娘三女听到这话,皆惊愕地睁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周都尉……

    二虎哥……

    原来喜欢公主?

    诶?!

    哪怕是此前因为意识到受到杨定欺骗而感到伤心,甚至眼眶微红的祥瑞公主,此刻亦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伤心的情绪竟被震惊所取代。

    ……这王八羔子!

    而此时已亲眼看到那杨定手势的赵虞,立刻就意识到杨定已猜到了祥瑞公主的存在。

    同时他也意识到,他可能被这个混账给套进去了。

    他当即面色一沉,正色说道:“杨兄说笑了,周某只是忠于天子,忠于国家……况且周某又已成婚,又岂会有那种非分之想。”

    “哦,也对,周都尉已经成婚了,这确实是个问题。”

    仿佛后知后觉的杨定恍然地点点头,旋即不怀好意地瞥了眼赵虞,带着几分莫名的笑容,一语双关地说道:“不过,那是你的问题了。”

    ……

    赵虞面具下的面庞,不经意地绷紧了。

    饶是以他的修养,此刻看到杨定脸上的莫名笑容,某些粗俗的骂声亦险些脱口而出。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就见杨定站起身来,一脸正色说道:“周虎,这次算你赢了,我认输,下山之后,我会停止一切对你不利的构陷,承认那一晚你是保护了公主,但我无权干涉蔡铮……我可不想得罪太子与三皇子,待我下山后,我会将今日的事告诉蔡铮,你自与那蔡铮计较吧。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必然会用太子或三皇子的名义暗示你,逼你就范,倘若你还是执意要保护公主……那我只能说,你好自为之。告辞了。”

    说罢,他朝着赵虞拱了拱手,带着魏驰试图离开。

    见此,何顺挡了一下,旋即转头请示赵虞。

    “还有什么事么,周都尉?”杨定面色自若地问道。

    赵虞阴晴不定地盯着杨定沉思了片刻,这才朝着何顺挥了挥手。

    看到这示意,何顺立刻退后,而杨定,也就此带着魏驰走出了这间哨屋。

    看着杨定与魏驰离去的背影,何顺走到赵虞身旁,低声问道:“大首领,现在怎么办?”

    “……”

    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怎么办?他怎么知道怎么办?

    不可否认,今日他的目的是达到了,既在祥瑞公主面前揭露了那杨定阴险的一面,又成功迫使杨定屈服,只不过,杨定也反手将一个大麻烦扣在了他头上……

    这算赢还是算输?

    但愿那个大麻烦莫要自作多情……

    赵虞长长吐了口气,说道:“先……先让她们出来吧。”

    “是!”

    何顺抱了抱拳,旋即与牛横一同将那张桌子搬到了一旁,旋即蹲下身掀起那块鹿皮,敲了敲那块可以开关的木板,低声说道:“公主、馨公主、宁娘,可以出来了。”

    听到声音,那块木板嘎地一声放下,旋即,馨儿首先踩着梯子爬了上来。

    上来的一瞬间,她就用异样的目光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赵虞。

    随后,祥瑞公主与宁娘也前后爬了上来。

    看得出来,杨定在赵虞面前亲口承认的那几桩事,明显是伤到了这位公主的心,以至于她此刻眼眶都有些泛红。

    然而不知为何,这位公主此刻却不吵不闹,十分安静。

    就如同馨儿那样,她亦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一眼赵虞,旋即移步躲到了馨儿身后。

    这时,宁娘噔噔噔快步走到赵虞身边,睁大眼睛惊讶地问道:“二虎哥,你当真看上公主了?”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无论是馨儿还是躲在她身后的祥瑞公主,皆下意识地看向赵虞。

    杨定,我可去你……

    在心中咒骂了一番,赵虞揉了揉宁娘的头发,说道:“别瞎讲,杨定那番话,只是他想陷害你二虎哥……先回山寨吧。”

    “哦。”

    宁娘看看赵虞,又回头看看祥瑞公主,微微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后,杨定带着魏驰、俞建、庞沛以及其余一干护卫,缓缓下了山。

    途中,魏驰私下问杨定道:“少主,公主莫非就在那间屋子的密室内么?”

    “十有八九。”杨定轻哼道:“那周虎的意图,我大致也猜得出来,无非就是想在公主面前揭露我做的事罢了……既然如此,公主多半就藏在某个密室中,否则,你以为那周虎为何特地约我相见?”

    魏驰点点头,旋即皱着眉头说道:“有了少主那番话,那位公主恐怕会愈发信任周虎了,日后再想对付他,那就更难的。”

    他很清楚那位公主的性格,那就是‘帮亲不帮理’,正因为如此,当初那位公主也曾帮了他们许多,然而现如今,那位公主最信任的人,恐怕就要换成那个周虎了。

    “呵。”

    杨定轻笑一声,淡淡说道:“你以为没有那个公主,那周虎就好对付么?”

    这话倒是不假,以赵虞今时今日与陈太师、与陈门五虎、与李郡守的关系,除非是像‘祥瑞公主身遭不测’这种必然会引起天子震怒的大事,否则任谁都很难对赵虞做些什么。

    包括太子。

    “这倒也是。”魏驰微微点了点头。

    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哨屋的方向,杨定淡淡说道:“凭那周虎今时今日的地位与人脉,祥瑞公主能帮到他的地方很少,相反,却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除了那个公主本身就是个麻烦,还有太子与三皇子……倘若那周虎被卷入了争储的王室内斗,那就有好戏瞧了。”

    “说不定那位公主会移情那周虎哟。”魏驰玩笑道:“陈太师保得住那周虎么?”

    “谁知道呢。”杨定轻笑一声,旋即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倒是巴不得他与那位公主发生些什么,继而被调离颍川,乖乖去邯郸做他的帝婿驸马……前提是陈太师保得住他,不至于被当今天子寻个借口收拾掉。”

    “哈……”

    魏驰亦是开怀大笑。

    无论是杨定还是魏驰,都没有因为今日被迫与那位公主割裂而感到遗憾——或许也会少许的遗憾,但考虑到那位公主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且深陷于王室勾心斗角的漩涡中,主仆二人毫不后悔。

    甚至于,杨定还有些暗暗得意。

    毕竟那么短的时间内,他理清思绪、权衡利弊,不但将自己摘了出去,还反过来坑了一把那周虎,将某个隐患无穷的大包袱丢给了对方,这份急智,连他自己都不禁要夸赞两声。

    而与此同时,赵虞也已带着公主、馨儿、宁娘三女,并牛横、何顺、龚角等人回到了主寨。

    一回到主寨,祥瑞公主就拉着馨儿与宁娘回自己住处了,让赵虞感到头疼的,不止是那位公主在临走前莫名地看了他一眼,还有那位馨宫女看她的目光,那种混杂着惊奇、困惑、恍然、警惕等复杂情绪的目光。

    片刻后,祥瑞公主便带着馨儿与宁娘回到了她居住的那间小屋。

    “公主……”

    瞧见公主归来,尹儿与冯宫女当即迎了上来,却见公主一言不发走到床榻旁,旋即蹬掉靴子上了榻,还将头埋到了被子里。

    “这……发生了什么?”尹儿惊骇地问道。

    “说来有点复杂……”馨儿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不知该如何解释。

    而就在这时,却见祥瑞公主从被子中钻出头来,招招手道:“尹儿,你与冯宫史去磨房磨一些小麦粉,本宫有用,馨儿、宁娘,你俩快过来,本宫有事与你二人说。”

    “……”

    尹儿不解地看看馨儿,虽说年幼,她也明白公主这是在借机支开她与冯宫史。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与冯宫史的面说么?

    但无论是她还是冯宫史,都不敢对这位任性的公主询问,识趣地离开了小屋。

    打发走尹儿与冯宫女,祥瑞公主便招呼馨儿与宁娘上了榻,吩咐二人放下纱帐。

    旋即,三女躲在被子里,小声密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20/20861/240792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