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四章 惩恶扬善留美名,诡秘之事谁可知

第四章 惩恶扬善留美名,诡秘之事谁可知

推荐阅读:豪胥韩三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豪婿韩三千免费阅读全文韩三千豪婿韩三千南珺琦席承骁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飞越三十年禁区猎人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重生之绝世废少

    0

    且说那绿衣人见门外来了位腰悬佩剑之客,细观其容貌又如此俊洒,惊叹之余,自愧不如。

    再说那少年进得门来,环顾四周,岂料厅内众人无一不是盯着自己打量个不停,心中虽然疑惑,但也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便大步朝为数不多的一张空位走去。坐稳后,随手将佩剑取下,放在桌上,对一旁鼻青脸肿的二道:“伙计,随意拿些饱肚的来吃罢!”那二本是个应变极快之人,此时也不知他因何事而发愣,支支吾吾地应下,便往后房跑去了。

    少年情不自禁,又向那少女瞅了瞅,但见她依旧在瞧着自己,四目交接,少年睹目她秋水含娇情脉脉的眼神,不由得摄魂取魄已生怜。当下赶忙把头转了去,避开再与她眼神触碰,但自己心中已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了个大概,思虑中已听那女子说道:“公……公子可否,可否相救女子于危难间?”声音娇翠欲滴,洋洋盈耳,真个凄婉动人。

    少年大为茫然,左看右望了许久,才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姑娘难不成在与鄙人说话么?”那女孩儿咬着粉嫩的嘴唇,涩然道:“他们宛若禽兽一般,于大庭广众轻薄与我,还望……”已是泪如泉涌,呜咽不停,再难接往下语。

    少年思量道:“果真如此。”心中虽打好了谱,但口中却笑嘻嘻地说道:“在下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再者姑娘之事与我何干?你又能予我甚么好处,令我勉为其难地帮你不成?”少女确也被他一句话噎了回去,不知该说些什么,但泪珠又已充盈在眼眶,别增垂怜之态。

    绿衣人打早便看这少年不大顺眼,如今又听他说了这番言语,更是不悦。此刻终于放开了少女纤细的蛮腰,大笑着走到少年身前,围着他绕了三圈,细细地度量后,才皱眉道:“可不知这位……兄弟,你是不想管,还是不敢管呢?”

    ————为什么总有些人喜欢自讨没趣?

    少年微笑道:“子自然是无那胆量,去管阁下的闲事。”绿衣人听得少年如此回答,依然不肯罢休,又道:“可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若是将我们的名号说出来,可不吓得你屁滚尿流么?”少年故做好奇,朗声笑道:“哦?阁下可否报个名讳,也让弟开开眼界?”

    那绿衣人大袖一拂,把一条腿儿翘上了凳,双手掐腰,仰面向天道:“尔可听过唐门的名号?”当真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少年装着样子奉承道:“哎呦呦!不知兄台所言,可是北唐门不成?”绿衣人眉头一皱,诧异道:“你从何处知晓?”少年道:“世人皆知,巴蜀南唐门以暗器轻功见长,陇西北唐门以拳脚兵刃为善。弟虽无甚见识,但也略知世事一二。但见阁下腰佩长剑,气度不凡,又自报唐门名号,由此猜度而来。”

    至于“唐门虽是百年门派,如今也没落的不成样子。”、“唐门今非昔比,在江湖中已盛名不再。”这些话虽是事实,但少年并没有道出口来。

    绿衣人暗自佩服,又听他夸赞自己“气度不凡”,自家门派又以“拳脚兵刃甲于江湖”,心中自然欢喜,一下便把方才对少年的厌恶感抛在脑后,哈哈笑道:“厉害,厉害。不想兄台竟有如此能耐,那么想必我等的身世,你也定然知晓了吧?”

    那绿衣人以为今个终于遇到了明眼人,总算可以将自己的来路说与人听,大大地吹嘘一番。不等少年答话,自己便急不可耐道:“实不相瞒,北唐门唐主‘千佛神剑’唐敬雄,正是家父无疑。对坐儿那身着紫衣的公子,是舍下长兄‘一剑乘风’唐人英;那身着红衣的主儿,是舍下次兄‘破浪七剑’唐人琼。”边说边向那二人指去,分别为少年引荐。

    一旁的张伏虎见他只顾吹捧自家弟兄,却将自己冷落在边,不免撇嘴冷笑,略显不快;那靡颜腻理的少女,兀自端详着少年丰神如玉的面庞,思量着他在打什么算盘,根本不在乎绿衣人放的哪门子屁。

    “咳咳……”绿衣人清了清喉咙,终于说道:“至于在下嘛,哈哈,不值一提,人送外号‘落英飞剑’唐人杰是也!”竖起拇指对着自己,骄横非常,哪有一副谦虚的样子了?

    众人听唐人杰如是说道,尽皆愕然称奇。要知这唐门虽已没落不堪,但终归是个百年门派,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曾想“唐门三杰”竟不远万里的齐聚洛阳,当真晓不得有何大事要发生。

    少年连连拍手,忍俊不禁道:“佩服,佩服。在下久闻唐门门主‘千佛神剑’唐敬雄的威名,今日得见三位公子,果真是家门不幸。”唐人杰原是洋洋自得,本以为少年会溜须拍马,恭维赞扬,怎料他话锋一转,竟将自己骂了来,顷刻间勃然大怒,喝道:“你说什么?”少年嬉皮笑脸道:“哎呦,实在抱歉。一不心便提及到三位,纯属意外,口误而是,还望阁下海涵,海涵!”这几句话倒也说得至诚,唐人杰便当他无意了。

    谁知少年轻叹了口气,看着唐人杰腰旁的佩剑,疑惑道:“诸子百家,万般兵器,尊驾为何非要练贱不成?阁下既然号称‘落英飞贱’,想必你这贱法必有独到之处吧?”

    唐人杰听他提及自己的拿手绝活,一拍大腿,喜道:“自然,自然!在下自幼练剑,深得家父身教,至于这剑法么,哈哈,真也算得上独步武林!”少年啼笑皆非:“哦?既然如此,那贵下真可谓是……专门练贱之人!我等实为钦佩。”又听少年续道:“弟也晓得唐门有一套传子不传外的剑法,狠霸阴险,专攻人下三路,名为‘落英飘摇’,是也不是?”

    只见唐人杰满面春光,越聊越兴起:“是也。不满兄台,这专攻人下盘的‘落英飘摇’,端的是在下最为擅长之剑法!”少年支起肘来,以手拂面,笑弯了腰,讪皮讪脸道:“那你可实在是……上贱不练练下贱。”大伙中已有人听出少年的谐音话意,不由得抿嘴偷笑。

    唐人杰浑然不觉,听少年说什么“下贱”,还以为他要自己除下剑柄,赏玩一下自己的宝剑,心中便想:“无妨,让他看看也罢。”只听“唰”的一声,唐人杰剑已出鞘,将宝剑捧在掌中。大家都伸长了脖子观望,但见这口长剑寒光闪闪,耀人眼眶,剑身花纹密布,端的靡丽非常,称得上是一柄好剑。

    唐人杰瞥了少年一眼,道:“哥儿这把剑乃是纯银锡打造,酷暑下也可森冷非常,你瞧着如何?”少年叹道:“唉,阁下果真是……上贱不练练下贱,金贱不练练淫贱,弟拜服了!”厅内众人无不哄堂大笑,连那少女也忍不住破涕为笑。

    对面的唐人琼不由得对少年怒目而视。但唐人杰仍不明就里,搔头道:“什么剑来剑去的,你桌上也放着把剑,不也是习剑之人么?”少年赶忙应道:“大大的不同,你我二人绝计不可相提并论,此‘剑’非彼‘贱’也。”

    那唐人杰就算再傻,现在亦当知晓了一二,又见在场诸位无一不是笑得前仰后合,再细思了少年之前的多般言语,才明白他是在拐着弯地骂自己混账犯贱,想来定是为那少女出头,而自己竟毫无察觉,不禁勃然大怒。

    岂料少年兀自皱着眉头,喃喃着:“奇哉怪也,奇哉怪也。为何唐大哥英雄好汉,生的孩儿竟如狗熊一般?将门出得犬子来,真是可悲可叹。”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愁眉苦脸的为之可怜。

    唐人杰内力也不算弱,何况离这少年颇近,自然听得到他言语,不想他竟称呼自个儿爹爹为“大哥”,分明是在占自己便宜;又闻他将兄弟们比作猫儿狗儿,盛怒自不必说,此刻宛如吃了枪药,当即怒吼一声,骂道:“黄口儿,竟敢如此辱我唐门!难不成要自寻死路?”长剑一甩,剑峰指向少年。大家惊愕非常,都为少年捏了把汗。那少女更是娇呼一声,顿起足来。

    但见少年从容依旧,一副天塌下来亦可安然处之的神态,托着腮道:“贤侄又怎可如此鲁莽,这舞刀弄剑的可大为不妥。若要动起手来,我将你打的乌龟一般四脚朝天,你岂不是又要丢了唐门的脸面?何必呢?”

    唐人杰咬牙切齿,恨不得立斩他与身前,那旁坐着的唐人琼更是怒不可竭,一拍桌子恨恨道:“老三,去教训教训这个混账!”张伏虎摸着胡渣嘿嘿直笑,仿佛早就想见识下唐门兄弟的身手;唯有大哥唐人英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仍在自酌自饮,浑不在乎那少年的言语,真也沉得住气。

    唐人杰见那少年斯斯文文的模样,宛如书生秀才一般,又见他面色苍白,说话时而咳嗽,时而气虚,好似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因此料他也不会有什么明亮招子,便道:“没想到你这个连路都走不稳的人,口气倒还不,老子今天便来领教一下你的功夫,正好教育你做人!”当下心中轻敌,已犯了兵家大忌,大吼一声:“看招!”凌空飞起,左手紧握,一记劲拳击出,直打少年面门;右手长剑一挽,顺势削向少年肩头。少年身不离座,侧头避过长剑,左手上翻,搭上了唐人杰脉门,随手一带,便将他拳头的力道卸开,右掌横切而去,拍向唐人杰胸口。

    唐人杰张皇失措,决计想不到这少年一脸病态,出手竟如此迅疾,但只因自己出拳过猛,再想变招已来不及,胸前空门已经呈现。只听一声惨呼,唐人杰登时飞了出去,又是喀喇喇一片响,唐人杰跌坠在一张饭桌上,桌子登时破裂,汤汁酒水溅满了他一身。

    满屋的人齐声喝彩,兴高采烈的拍手大呼,若非亲眼所见,当真不敢相信这少年竟有如此身手。少女粉嫩的面颊上更是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盈盈一笑,娇柔不胜。

    他二哥唐人琼见弟弟吃了亏,受了辱,霍然起身,将三弟挡在身后,怒目圆睁地对少年道:“不想我们都看走了眼!”拔出佩剑,便准备与少年厮打。

    一些外乡人见他们言语失和,大打出手,生怕将自己牵连进去,殃及安危,当下一窝蜂地拔腿四散,匆忙间离了去。妇人也赶忙拉扯着孩、老人搀扶着老伴,俱都兀自起身,走了个干净。不一会儿,原本参差不齐的福满客栈中,除了那位俏生生的少女外,尽是些爷们汉子了。

    那刘掌柜见客人连饭钱都没有结算,便跑出了门,不由得哇哇乱叫。恼火着急之际,自己也抱头鼠窜的一阵疯跑,方想溜之大吉,又转念一想:“自己乃是一店之主,又能跑到哪儿去?”索性一股脑钻到柜台底下,心道:“奶奶的,今个逢上了晦气,也只好自认倒霉。只要他们不砸坏了我的家当,也就算了。”

    直到此时,唐人杰才踉跄着站起,手捂心口,喘息道:“二……二哥,我方才……只是一时大意,这个病子没什么了不起。”说话间已拾起剑来,向那少年刺去,出手便是一招“龙啸九天”,只见剑身一抖,剑花四起,眨眼便刺出了九剑,委实是名门剑法,不是虚传。少年五指发力,猛拍桌面,用内力将桌上的佩剑弹起,反手抄住剑柄,剑不出鞘,连消带打,很快又化解了唐人杰的攻势。

    二人又斗了几个回合,唐人杰招已用老,倒退一步,方想以退为进,暂避少年剑法的锋芒,岂料少年突然将桌椅掀翻起来,随后提气腾挪,左手顺势拔剑,一招“雾里看花”,攻势极为凌厉。唐人杰左臂架开飞来的桌椅板凳,右手长剑慌忙格挡漫天袭来的剑光,狼狈不堪,恐怕过不了多时,胜负便见了分晓。

    唐人琼见得此情此景,早已看出他三弟断然不是这少年的对手,当下赶忙抢上前去,大声道:“三弟,二哥来也!”冷不丁斜刺少年一剑,剑法沉稳老道,确实比他三弟精进不少。但见唐人琼以慢打快,不过出手竟是毫不留情,招招皆往少年要害上招呼,逼得少年不得不回防挡拆,唐人杰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大伙儿见他兄弟二人以多欺少,违背了江湖道的规矩,不由得嗤之以鼻,忿忿声不停,厅内一个精练汉子再也忍不住,高声说道:“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一语言罢,众人纷纷响应,咒骂声不停,极为不满。几个练家子见这少年如此神武,以一敌二仍不落下风,端的受其鼓舞,摩拳擦掌得跃跃欲试,都在心中捉摸:“大伙此时一拥而上,也未必打不过这两个西戎子。”欲上前去相助少年。

    那店二也不知什么时候从后房摸了回来,破口大骂:“乌龟王八蛋,你妈的个杂种,没有爹娘的混账……”只因他刚才吃了几下狠的,脸上仍热辣辣得疼个不停,但打又打不过,只有随着众人骂上几句解解气;刘掌柜见三人越斗越凶,越打越快,从东边打到西边,又从西边斗到北边,所到之处,锅碗瓢盆、餐具桌椅无不被砸的稀烂,不由得鬼哭狼嚎:“我的黄花梨呀,我的八仙桌呀,我的娘!我的儿!我的水晶凳儿,爹,我不活了……哎呦!你们可别碰坏了我祖传的‘红袖添香’大屏风……”可这当儿哪有人去理会他?任刘掌柜乌鸦般哭天喊地叫着苦、嚷着冤,也无济于事。

    张伏虎见旁人有相助之意,登时虎吼一声:“谁敢多管闲事?”气势如虹,众人皆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刚才那股热乎劲儿,顿时间烟消云散;二儿也赶忙闭了口,一溜烟又跑到后房中去了;刘掌柜更如遭遇了晴空霹雳,骇得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哭喊声在嗓子里滚了滚,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哪里再敢发出半点声响?

    那女孩儿则是瞌起了眼帘,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宛若蝶翼般轻轻飞舞,激荡起醉人的芬芳。双手合拢,轻放在自己丰盈柔嫩、白玉晶莹的胸膛前,不敢去看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正是:少年意气恣飞扬,欲行仗义强出头。列位看官,欲知战况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