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五章 惩恶扬善留美名,诡秘之事谁可知

第五章 惩恶扬善留美名,诡秘之事谁可知

推荐阅读:凶灵秘闻录极品狂婿超级高手混都市沈翘夜莫深一刀倾情妙手小神医穿书后我只想种田大制药师系统神豪的日常系生活夫人肯认错了么

    0

    且说他兄弟合俩人之力对付那少年。三人又斗了十来个回合,唐氏兄弟依然拿不下阵来,难免讶异着急。一旁的唐人英与张伏虎更是满腹狐疑,均在心中捉摸:“此人到底是甚么来路,武功端的这般了得?”

    三人斗到酣处,但见唐人琼、唐人杰互换眼色,皆是阴险一笑,计上心来。这当口儿,蓦见唐人琼使了招“破浪扬帆”,利剑挑向少年腑脏,身形飘逸非常,剑法势若惊鸿,当真有破浪的气势,不愧他“破浪七剑”的美誉;唐人杰见兄长攻击敌人上盘,自己心领神会,随即使了“落英飘摇”剑法的第一十三招“落英幻雨”,长剑密如急雨般切向少年下盘,一气呵成,兀自不停。顷刻之间,少年以被两人的剑气所包围。

    他二人交叉换位,一个打上盘,一个偷下盘,配合的亦可说是十分完美,颇有衡山“两仪剑法”的韵味,双剑合璧之势已成。

    大伙儿人人捏了把汗,心腔中扑通通跳个不停,干为少年着急。但那少年身处险境,仍是稳而不乱,待时而动。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少年竟使将一招“柳絮纷飞”,抢攻而出,剑身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道诡异的弧线,后发却已先至,唰唰唰唰一连四剑,全是进手招式,势若飘风,轻如飞絮,迅捷无比,攻守兼备,将唐人琼逼退了回去;同一时间,双足倏忽点地,腾空而起,跃过唐人杰头顶,“鸳鸯连环”倒踢三脚,扑向他“天灵盖”。唐人杰惊咦一声,赶忙挥剑上挑,双臂齐举,用一招“抬头望月”护住颅顶。岂料少年三脚尽是虚招,只见他双腿微一顿挫,凌空翻身,稍作变化,右腿横扫而出,踢向唐人杰腰胯。那唐人杰两臂高举头顶,肋处空门自然暴露得一览无余。少年轻喝一声:“着!”一击得手,唐人杰重心不稳,脚下踉跄,登时站立不定。

    机不可失,少年抓住他二人尚在调整的空隙,施展了一手“如影随形”的轻功,配合着剑法护体,已穿过他们补位之间,将剑阵一分为二,随后转身移步,掌中利剑侧削而去,一招“雨露均沾”舞将两次,只听唐家兄弟齐声惨叫,这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这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你若是眨了眨眼睛,或许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见唐人琼、唐人杰的右臂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鲜血止不住地舀舀涌出,染红了他们华贵绮丽的衣装。两把中看不中用的宝剑,也已经脱手,跌落在地。胜负自然见了分晓。

    此时客栈内又热闹了起来,大伙儿喝彩声不停,欢呼声不止,惊叹声不息,赞叹声不断,一浪高过一浪,似要掀翻屋顶一般,当真比过年还要高兴。门口也不知自哪里跑来了孩子,面露喜色,拍着手、跳着脚地凑热闹,似乎也在赞扬这少年行侠仗义。这会儿亦不晓得是谁在惊咦叫嚷:“你们看,你们看!”众人遂向他指的方向瞧去,都是桥舌不下难收唇,直到现在,大家才看了个清亮————这少年手中的兵刃,赫然是一把断剑!

    面面相觑之下,半晌才有人想明白,大声道:“少侠莫非是柳青不成?”客栈里又响起了一阵骚动,大家七嘴八舌,众说纷纷。就连那一直沉稳老成的唐人英,也不禁变了脸色;张伏虎更是耸然动容,哑口无言;红绿二人则是满脸羞愧,竟像失了魂一般,似乎还没有从方才一战中回过神来。

    唐人英见那少年手下留情,是以他二弟三弟虽然受伤流血,然而也并无大碍存在,心中登时宽慰,思量:“这人到底还晓得分寸。待会咱们去寻个药铺郎中,外抹些止血疮药,内服些三七粉丸,也就是了。”摸了摸下巴,又想到:“人琼、人杰从未踏出过关中一步,因此不晓得世事深浅,天高地厚。坐井观天的以为咱唐门便是武林中独树一帜、人人畏惧三分的第一大派。唉……再者,弟弟们自幼得爹爹宠爱,又仗着家门在陇西的势头,过惯了锦衣玉食,灯红酒绿的日子,也与一般膏粱子弟没差得顽劣,放浪形骸。此次头一回出远门,让他们吃点苦头,长些见识,也好明白个江湖道理,从而一改往昔之恶劣本性,未尝不是件好事。”江湖道上,习武之人,切磋武艺实属寻常,受伤磕碰本就难免,因此几人并未十分地放在心上。

    但疗伤要及时,治病要趁早,任唐人琼、唐人杰胳膊上的血兀自流着,终归不是个办法。是以唐人英缓缓起身,将一大锭银子掷在桌子上,对躲在柜台底下、面色煞白的刘掌柜说道:“店家,算上咱们打烂的桌椅板凳、吃喝的酒菜饭羹,多给你些银子,莫要找了。”刘掌柜探出半个脑袋,哭丧着脸道:“不敢要,不敢要!”唐人英皱眉道:“怎么?莫非是你瞧不起哥几个么?损人物事,用人饭菜,又岂有不偿钱的道理?你收了这钱,理所应当,拿着罢!”伸手往褡裢中一探,又摸出张五十两的银票压在桌上,道:“这一锭银子自然不够。汇丰钱庄的口碑一向不错,南北通换,无一不行,听说他们在洛阳也有银号分局,这张由汇丰开出的票子,你也不妨拿着用吧。此事毕竟是因我兄弟而起,适才那些未付酒账的家伙儿,也由我代劳了……至于这多出来的钱嘛,你亦可添置几件新家具,顺道粉刷一下店面。”

    刘掌柜方才还愁眉苦脸得要死要活,此刻听他诚意十足,非要赔礼不成,自己又岂有拒绝的道理?当下喜得合不拢嘴,双手合抱,止不住地作揖,笑道:“是是是,那就多谢阔儿爷了!”众人见唐人英实有大家风范,处事也颇为得当,心中均想:“这大哥倒还有些样子,算得上是明理之人,只是对兄弟太过纵容了些。”

    那少年见唐人英行事得体,不禁含笑点头,似假非真地道:“看来你这个做大哥的,倒还有些风度么,我本想该砍下你兄弟的一只手,让他往后再不能放纵犯淫、祸害良家女子。但瞧在你的面子上,也就罢了。日后北唐门在你手中,委实有几分复兴的希望。”

    古话说的好,沾亲还要三分向,更何况是自家兄弟了?唐人英听他夸赞自己,心中自然欢喜,但又听少年竟想砍下自己三弟的一只手,任他修养再好,也不由得生气:“你说甚么?”少年呵呵一笑,不再言语。唐人英转念一想:“这打了半天,竟还晓不得对头姓名,倘若传了出去,岂不是荒谬至极、让人家笑掉了牙?”便抱着膀子问少年:“不知阁下贵姓,敢不敢报个号来?”

    少年心想:“既是他问,说给他听也无妨。”淡然一笑道:“柳青。柳树的柳,常青的青。”

    众人听闻少年的回答后,皆是满面春风,议论纷纷着:“看吧,我果然没有说错,他就是柳青!”“当真是你有眼光啊。”“可不是吗,俺早就听说他了,今个终于见到活的了……”客栈内此时又热闹了起来。

    唐人英暗自心惊:“果真是他。听闻此人半年来败点仓、走武当、挑豪杰、行四方,端的意气风发,名动一时。更有甚者,竟将他算作江湖中后起一辈得佼佼者,武林之新秀人才。我本不以为然,合计柳青不过是个徒有虚名得泛泛之辈,可今日一见,方觉汗颜。看来江湖中关于他的传闻,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柳青绝非等闲人尔!”但心中虽这样想,口中却故意说道:“阁下确有几分本领,受得起江湖英雄的褒奖抬爱。不过,倘若将你和‘江南大侠’欧阳凌风的少公子————‘绝代天骄’欧阳青云比起来,恐怕你柳青还差得远呢。”正说着,兀自活动了几下筋骨,恨恨道:“我唐门近年来虽青黄不接,盛名难再,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你若再出言不逊,咱们势必要兵戎相见了!”话毕之后,自己心下又是一阵胆寒:“此人武功高深莫测,难料深浅,单论他方才显露的几招功夫,便非常人所及。我身处豪门,又自幼学剑,于江湖上的剑法拳谱也多有研习,却依旧瞧不出他的招式与门路,更堪不破他的门派出处了。但柳青不等与人琼、人杰动手,便已猜出我等来历,还将我唐门不外传的武学技艺如数家珍得娓娓道来,单凭这一点,我便已落了下风。若真是比划起来,我恐怕不是他柳青的对手。”

    柳青朗声笑了几声,心道:“欧阳青云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唐人英又犯得着生那么大气么?”又一寻思:“是了,当是我方才话说得过头了些。这唐人英倒也是条汉子,我并不想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但倘若我二人再谈不投机,势必又有一场打斗不可。细观此人老练沉稳,心机颇深,处事周详而不乱,绝不是他两个草包弟弟所能比拟的,若真与他动起手来,我必当谨慎。”仰天打了个哈哈,又捉摸着:“哈哈,若是他兄弟三人一齐上阵,那事情可真有些棘手了。若是那个人…”瞟了一眼在旁边看热闹的张伏虎,续想:“若是那人再来帮个场、助个阵,我兀自不讨不了好处。哈哈,哈哈!也罢,也罢!”

    两人均在心里拨弄着算盘,一动不动的僵持着。这般情形下,唐人英不禁叹了口气,忖量:“爹爹时常教导我们,江湖道上,为人处事,理应多交朋友,少树强敌。何况方此一时离家在外,居于他乡,更当留神警惕为妙;再者,我兄弟三人此次奉爹爹之命赶往洛阳,乃是有大事要做,又怎能为这些琐事绊住了脚?更有,眼下洛阳城中卧虎藏龙,真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能人异士为那件事而来,我又何必在这当儿多惹是非?决计不可因一时冲动而误大事,如今忍耐实为上策……”

    柳青见他迟迟未有言语,不免疑惑,也自个思量:“今儿我凑了个巧,于这客栈中逢遇愤慨之事,路见不平,索性打抱出手,行江湖道义,本就无何不妥之处,不必过多考量。但我此刻已救那姑娘于危难间,又出手教训了这两个轻薄无礼的浪荡子,料他们受此教训,定思悔改,再不敢胡乱行事,放纵犯淫。”想到这里,不禁点了点头,续思:“既然这目的已然达到,那么就此了事,又未尝不可?何况我与那姑娘萍水相逢尔,无甚交情恩义,干么为她倾其所有呢?要知‘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我何苦得理不饶人,一而再,再而三恶语相加,苦苦逼迫唐家兄弟?”心下想了个透彻,遂对唐人英说道:“在下游行歇脚,偶遇诸位于此,本无意涉足其间,招若恩怨,争强斗狠。阁下虽然明通事理,但两位爱弟却委实不敢恭维,忒也欠些管教。他二人竟于光天化日下妄为如此,我心有不快,所以打抱不平,行侠义道分内之举,自抚良心,问心而无愧。你若咽不下这口气,非要替汝弟报仇解恨,原是情理之常,放胆攻来便是,我随时奉陪!”长笑两声,续道:“倘若你当真看出门道,识些时务,还是莫要自讨没趣,你哥仨回去练上几年,再打无妨。但我敬你为人,你若愿意,也不妨坐过来喝杯酒水。”

    大伙儿见柳青说得义正辞严,颇为在理,都不禁点头赞同,十分钦佩。又听柳青话语中明显有另一层意思,是说唐门三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劝他们还是莫要丢人现眼的好。但话说到最后,到底还是给了唐人英一节台阶:倘若他愿意,那么赏脸坐下来喝杯酒,大家便当事了,一笔勾销。

    那唐人英本就有意速速了事,此刻听闻柳青给了自己一级台阶下,心花怒放,暗地里徐徐吁出口长气,但面容上依旧严肃,听他冷冷道:“还恕咱们尚有要事在身,无福消受了。”扭头对兄弟说道:“人琼、人杰,时候不早了,勿要耽误正事,走吧!”

    那唐人杰脑袋实不灵光,亦晓不得形势发展,还当他兄长与柳青的功夫尚在伯仲之间,因此哥哥必会替自己雪耻。但怎料竟这般罢手没下文,不禁骤然一愣,诧异非常:“大哥,你怎么……不为我出头?”唐人英见弟弟还不明白,只一句话便要将刚刚熄灭的战火重新点燃,忍不住训斥道:“岁怂子玩意,瞧瞧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儿,滚锅到边子去,还有脸说出这种话?”恼怒非常,一时间未留意,方言也顺口骂了出来。

    二人一向敬重兄长,如今摸不清南北的见大哥如此生气,只好再没有话说,唉声叹气地摇头,撕下衣襟裹好创伤,自地上拾起佩剑,便朝外走去。

    那唐人杰临行前还不忘撂下狠话:“这次算我们学艺不精,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你瞧好了,得罪了我们唐门,一定教你吃不了兜着走!”却见柳青正端着茶碗轻啜,无意搭理他。

    快出栈门时,唐人英忽然转头,对张伏虎说道:“张兄,我们弟兄先去了,你可莫要忘记约定的事。”张伏虎大声应道:“好!回见。”对过话,三人便离开了客栈。

    他们约定的,到底是什么?

    当真是:灰头土脸出门去,不知所云哪一端?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