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七章 祸从天降梦终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第七章 祸从天降梦终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推荐阅读:从僵尸先生开始的无限掠夺重生之都市仙帝成为皇帝从签到开始一世丹尊全宇宙最强最牛最厉害杀生系统王的女人谁敢动野狼1369我只是个穿越者我的系统能具现神话降临

    01

    词曰:

    似曾相识,相识非是。一霎昙花犹梦里。悠悠。残魂飘荡,血衣飏飏舞将狂。

    情仇恩怨,恩怨江湖。暮去朝来颜色故。嗟叹。泪痕红浥,寒风簌簌尽悲凉。

    但见:

    冻云淡染天际,心事如梦似秋。蝶粉轻沾飞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尘。

    前程望断无寻处,羁旅常至天涯路。堪堪风雨遍行处,游尽孤芳无数。

    凛冽的寒风舞将起飞雪,鹅毛般洒向人间。雪,不知何时带来了萧索与凄凉。

    流浪在天涯的浪子啊,此刻又有谁陪伴在你的身边?

    栈外狂风四起,透骨而寒。

    栈内惠风和畅,温暖如春。

    但无论怎样的温度,都难以融化梁枭面容上的冰霜,听他质问道:“你方才说……就连五岳派的掌门,武当与峨眉的翘楚,俱也收到了相同的信函?”张伏虎不敢耽误,赶忙诺道:“是是是。”梁枭皱眉道:“依你之见,几大门派的道长仙人,会不会也上洛阳来揍个热闹?”张伏虎嘿嘿一笑:“人家那可是名门正派,对这种无凭无据的事儿,估量不会唐突贸然地行动,以免影响到自己的身份。”梁枭追问道:“那便是不会来喽?”

    张伏虎思量片刻,咂着嘴道:“倒也未必。洛阳毕竟是属于嵩山和少林的地界,再加上这件奇事又在江湖中传得沸沸扬扬……至少嵩山和少林,应该会派遣弟子,秘密地调查此事。”

    梁枭大笑:“既是如此,那咱们在回去的路上,顺道把你交给少林寺的和尚便成了。”候六拍手笑道:“哈哈,嘿嘿。还是疤脸哥办事妥当,这个少林弃徒,理应由少林寺的人去处置!”张伏虎如晴天遭遇了霹雳,惨然变色,头脑中更是空白一片,几欲昏厥过去,他当然知道门规森严的少林寺,会如何处理一个为非作歹的弃徒。

    正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动念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且看来早与来迟。

    且说柳青此刻终于将碗碟中的饭菜一扫而光,甚至连一滴佐料都没有剩下,全部吃了个干净。其实这对于行走江湖的人来说,并不能算作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因为浪子不晓得自己下一顿饭的着落在哪里,因此他们对粮食都格外的珍惜,很少会有浪费的行为出现。

    只见柳青用手背拭去了嘴角的油渍,又摸了摸鼓胀起来的肚子,仰天打了个饱嗝,之后便站起身来,抱拳一礼,对梁枭说道:“梁大哥,承蒙款待,在下已酒足饭饱。既然诸事了结,这少林弃徒又由你们压往嵩山,弟实为放心。恕子尚有些杂事要去处理,便先走一步了,江湖路远,他日有缘再会。”

    众镖师一齐还礼,郑峰带头道:“兄弟客气了,即是如此,便不好请少侠去镖局里坐了。他日少侠若得空到了汴梁,可务必要通知咱们,也方便尽一些地主之谊,珍重!”柳青回之一笑,便大步朝厅门走去了,似乎并没有兴趣再停留片刻。

    “喂,你站住!”那许久不曾言语的白衣少女,此刻却显得十分着急,听她道:“我难道就那么不讨你欢喜,至于你始终不愿和我说上一句话,同我告上一声别?”

    柳青不必回头,也晓得是那少女在言语————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拥有如此甜美的嗓音。

    但见柳青停住脚步,轻咳一声,无奈道:“姑娘言重了,不过是……是……因为……我自知身份低微,不敢高攀姐罢了。”少女顿足道:“你……”檀口微颤,杏眼圆睁,泪珠儿险些涌上眼眶,心道:“怎得他如此绝情?”俏脸一板,冷哼道:“只怕是女子的贱讳,不配让公子过问吧?”

    柳青笑道:“杨坤的令嫒,天下人哪个不晓得?”将头转向窗外,凝目着湛天中的祥云,续道:“霓裳曼舞花解语,五云浮露映彩虹。姑娘芳名,杨彩儿是也……”杨彩儿心神一荡,思绪万千:“原来他是知道我的。”粉面微垂,一抹红晕浮上了花颜,像极了秋天熟透的苹果,秀色可餐。

    “后会有期。”柳青突然道:“姑娘珍重吧。”一语辞别将杨彩儿惊醒,方欲难过,但想到他“后会有期”的承诺,不由得暗自欣喜,眼波流转,对柳青道:“后会有期的意思……是说我们还会相见,对么?”柳青犹豫道:“或许会……自然,亦或不会。”

    ————又有谁可以预知自己的余生,左右人世的姻缘?

    杨彩儿稍显失落,忍不住问道:“你要去哪里呢?”柳青不愿再耽搁下去,直接应道:“上官府,上官敬楠。”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众镖师面面相觑,都在思量:“他去上官府做甚?”

    正是: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后会不知何处是,烟浪远,暮云重。

    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

    腊月二十三,洛阳古巷。

    夜,黑夜。

    无星,无月。

    黑暗的长巷,冷清的长街。

    暗巷中,有一盏昏灯在寒风中摇曳,昏灯下坐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正在深夜中默默地喝着烈酒。他守着这个摊位,少说也有二十年了,每天很早就要起身,在清晨的集市中买一些廉价的蔬菜和肉片,做一点大家都可以买得起的下酒菜,从清晨一直忙碌到深夜,风餐露宿,周而复始,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勉强维持生计。

    老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单一而乏味,寂寞而清贫,孤苦而无依。他那双浑浊无神的眼睛里,充斥着数不尽的凄婉与迷离,在昏灯的衬托下,那原本就刻满风霜的脸上,更显得苍老与憔悴,每一条皱纹,仿佛都是一个故事;老人当然历经过世事的无常,品味过人生的悲苦,他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只有在每天晚上喝过一点酒之后,慢慢地进入梦乡的过程中,他才可以找到那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那里,没有世态的炎凉,亦没有贫穷与寂寥,只有温暖和平静。

    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他最快乐的时刻;每天的这个时间,都是他唯一的慰藉与满足。

    不过此时,老人正眯着眼睛,瞧着店中仅存的客人————那位早已醉倒在桌上的少年。

    在潮湿阴暗的角落,放置着一张发霉的桌椅;原本就凌乱的桌面上,现下更是零星散落着几个卤蛋和吃剩的鸭头;两大坛空空如也的劣质烧酒,在这黑暗的环境中,竟像怪兽的眼睛一般,扑朔着迷离的重影,仿佛在吞噬着生命的灵魂。

    少年已醉了三天,即便是他自己,恐怕也晓不得自个到底喝了多少酒。他只知道,他想喝醉,也必须喝醉————是不是他也只有在梦境里,才能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老人同情地望着他,许久,才发出了一声叹息。因为老人早已明白,沉醉于酒的人,一定有他悲伤的往事,而伤心的人却往往是多情的人。

    ————是不是只有同样悲伤的人,才可以互相理解?

    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秘密,都有一段刻骨铭心、无可奈何的悲伤往事。人们渴望摆脱这种痛苦,希望可以跳将出记忆的牢笼,挣脱开命运的枷锁————而那些至情至性的多情人则更是如此。所以他们纵酒狂歌,醉生梦死,企图用烈酒来消耗自己的韶华,甚至不顾世俗的眼光,效仿阮籍一般的猖狂与梦浪,也无非是为了寻求这短暂的麻木,暂时忘却这种难以忍受的哀伤。

    他们当然晓得买醉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烂醉如泥的人,也终归会有醒来的时候,而清醒时再度面对现实的痛苦,无疑是更加剧烈的。但他们别无选择,哪怕是为了这转瞬即逝的慰藉,也心甘情愿,在所不惜。

    世人笑他们是傻子,是疯子,是只会逃避现实的懦夫。但只有真正了解他们的人才明白,他们并不是!

    他们只不过是“痴心”的人。“痴”并不可笑,因为惟有至情至性的多情人,才能真正明白这个字赋予的孑然与苦涩;才能真正体会这个字背后的无奈与辛酸。亦唯有“痴”人,才能达到对一事物、于一领域的最高境界————武学亦是如此。

    如果你理解不了,着甚要紧?只因为你并不是这种人。

    但世事难免沧桑,人生难免悲凉,不如意之事,也本就十有八九。人活着,就会有痛苦,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事情。我想,你若能记住这句话,或许会活得更坚强些,更快乐些。因为你渐渐会发现,只有一个活在清醒中、现实中,可以忍受痛苦、直面挫折,积极去解决问题的人,他的生命才是有意义的,他的人格才是值得尊敬的;而那些逃避困难,甚至企图放弃生命的人,无论是基于何种原因,都是愚蠢的,而且也总会让别人看不起。所以,不管你现下经历着怎样的磨难,忍受着怎样的孑然,我都希望你可以拾起勇气,坚强地站起来,走下去,要相信终会有那么一天,阳光可以照破黑暗,带来光明。

    忽明忽暗的烛灯依旧摇摆个不停,宛如无根的浪子一般,在江湖的风雨中漂泊不定。老人如故望着少年,呆呆地发愣,他当然希望这个少年永远都不要离开,因为两个人喝酒,总比一个人有趣的多。

    ————有人陪伴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但陪伴少年的,却只有桌上的一把剑,一把带鞘的断剑。

    天渐渐亮了,当清晨的第一抹初阳透进店时,柳青也终于醒来,拍打着他昏沉的额头。

    ————他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他本是个豁达不羁的人,却因何故而如此困惑?

    ————他所不能释怀的,渴望解脱的,拼命找寻的,到底是什么?

    柳青摸遍了全身才找到一锭琐碎的银子,交付给老人。柳青没有稳定的收入,所以他一向很穷,也很难有机会喝酒。

    生活从来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也本就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亦没有永远靠投机取巧来获利的行为。所以,你若想取得成功,就必须靠自己的不懈努力。

    腊月二十四,阳光明媚。

    离开了店,转过了一条胡同巷子,又穿过了一段阡陌纵横的田间路,柳青便踏上了一条较为繁华的长街。柳青信步走着,逢人便打听上官府的着落。途人无一不是笑着回道:“上官大人的府邸你都不知道?往南一直走,上了万安山,你就会看到那座皇宫似的宅子了。”

    柳青便依照行人的指示折而向南,慢条斯理地赶路。一路上柳青留意到,这洛阳城里的外地人好像越来越多,倒不是外出归乡的游子回家,而是带刀佩剑的江湖豪杰来谋事。

    ————他们的到来是不是也和那封信有关?

    话休饶舌,一路兼程,又是数日,柳青终于来到了万安山。子时将至,山下的人家早已熄灯就寝,浸入了梦乡的甜蜜。但见黑暗充斥着苍穹,万籁中唯有寂静生还,一缕弯弯的下弦月斜挂天际,像萤火虫一般发出微弱的光芒。可叹这仅存的灼烁,也渐渐被乌云所吞噬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若是有人心怀不轨,图谋不测,又怎会错过这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话说柳青又为何要到上官府去?前路又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正是:

    雾障云屏迷晚岫,灯火夜阑珊;罗衾不暖清宵半,欹枕未成眠。

    遍寻妙法诸缘果,般若波罗蜜;冷暖自在人心事,此外不堪言。

    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