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八章 祸从天降梦终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第八章 祸从天降梦终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推荐阅读:万古最强宗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武破九荒武道战神特种兵之融合万物系统我的空姐老婆特种岁月重生之异能狂妻最强赘婿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0

    且说柳青自怀中取出火折子,就着暗淡的灯光,慢慢踏上了山路,仔细观察着周遭的环境————他是不是又要像之前拜访点仓与武当那样,挑战上官敬楠?是否是因为他渴望得到更为响亮的名声?

    山路蜿蜒而崎岖,白日攀登尚且费力,何况是在如此漆黑的夜色中?于不会武功的人而言,现下登山端的是步履维艰,着实危险。

    却见柳青微施轻功,纵越之间,宛如一只灵活的山猫,逍遥自在地前行。但柳青脚下走的虽快,心中也没闲着,自个儿琢磨:“这些日子我在路上耽搁太久,现在熟悉一下路段,亲自体验一番,明早便向上官前辈递下战书,与他讨教几招。倘若能战胜上官前辈,那么……”想到这里,步伐又轻快了许多。

    高手相争,一丝一毫都差不得,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追求更是近乎苛刻。天时决定着一个人在一时间的精神状态与时运机遇;地利掌控着一个人于一环境的熟悉程度与谋虑安排;人和则起着鼓舞士气,振奋人心的作用,以及激发一个人内在潜能,事半功倍的效果。

    柳青约立交手的时间,无疑是占得了天时的先机。但搦战的时辰既由柳青确定,在公平性原则的考虑下,交战地点则是由上官敬楠挑选了。倘若上官敬楠将场地设在自家庭院中,那么柳青端的失去了地利与人和的优势。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柳青此刻上山,便是为了熟悉环境,缩自己的劣势,提前做好准备。

    可当柳青来到上官府气派的大宅前,却发现府邸竟如死寂一般沉静,偌大的庭院乌黑一片,便是半点灯火也难以寻觅。此时的上官府,宛若凶宅般恐怖。

    柳青见得这等情形,心中难免诧异:“怎会如此?即便府内的家丁早已就寝歇息,也没有盏灯不点的道理吧?”正思忖间,一阵寒风忽然涌起,将树梢的枝叶吹得飒飒作响;又见几团黑影在半空中飞舞徘徊,不时发出凄厉而刺耳的尖叫,兀自晓不得何方神圣;不待柳青反应,山间荒芜的墓地里,幽然闪现出惨碧色的鬼火,焚化于田间,跳跃着妖艳而诡秘的舞蹈,宛若幽灵般可怕。

    霎时间,这荒山野岭中,竟突然笼罩起一股无以言表的阴森气息,好像处处都埋伏着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骈俪为证:

    无踪有影,似幻非烟。盘旋如怪风侵骨冷,凛冽胜杀气透肌寒。孤坟鬼唱,恨血千年土中碧;瞑目难休,阴魂含冤愤作声。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难测风云,不知诡秘;祸从天降,大梦方醒。魑魅含饥空食血,魍魉无声夜扣门。

    此情此景下,饶得柳青艺高人胆大,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见他微定了下神,举起手中的火折子向空中照去,原来是几只乌鸦罢了。但在人们的感知与习惯里,乌鸦岂不总是与祸患联系在一起?

    柳青并未多想,深吸了口气,又环顾了一遭地形后,便打算尽快离开此处,在山下找间廉价的客栈投宿,养精蓄锐,明早再来拜访。

    可正当柳青准备离去之际,一阵衣袂带风声“簌簌”急响,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寂静!随后自屋檐的东北脚又响起了一席比蚊呐还要轻微的“哒哒”声,却是人踩踏房檐瓦片的声音了。

    在如此阗寂的环境下,这夜行人更是于这般高速运动的过程中,竟还可以将脚步压制如斯,柳青不禁耸然动容,暗自惊讶道:“好厉害的轻功!”靠着自己丰富的江湖经验,以及剑客的直觉、听觉,柳青明白,仅凭这份轻功而言,这夜行人无疑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甚至犹在自己之上。便在此时,自屋宇的西南角倏地传来“呼扯”、“噤噤”的人语声,好像是接头的口令与暗号。

    是什么人?他们来做什么?

    柳青顿觉不妙,赶忙熄灭掌中的火折子,隐身没入身旁的荒地中,委身于一株大榕树下,心中满腹疑窦:“莫非是仇家来向上官前辈寻仇不成?看这肃杀的气氛,可不知对头有多少人到了。”正思忖间,一声尖锐的哨音响彻天际,犹如响尾蛇的鸣叫一般刺耳难听。

    号令一起,隐蔽于黑夜中的杀手自四周涌了上来,窸窸窣窣声不绝于耳,身手矫捷,有组织有纪律的分为四批,各自施展轻功奔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令有几人把守要地,以便不测时接应同伴,攻则稳妥高效,败可全身而退。端的是有备而来,来者不善。

    柳青虽然看不清这些人的行动部署,但凭借他敏锐的耳力,已大致辨别出个所以然,于是心中更为惊怵:“看这阵仗,势必会有大事发生了。”但此刻仍摸不清状况,更难辨别对方善恶与意图,是以柳青仍委身于荒草中,不敢轻举妄动。

    岂料这一阵波动后,从此万籁俱静,再难听到任何声音。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恢复了之前的寂寥。柳青甚至怀疑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恐怖而诡谲的噩梦。是幻觉吗?

    柳青沉住气,约莫又等了半个时辰,但于上官府内仍没有丁点的状况发生,只是府邸漆黑如旧,掌灯不见。柳青心道:“奇哉怪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欲起身去瞧个究竟,突然之间,暗空中一道闪电惊鸿而过,接着霹雳四起,隆隆声震耳发聩,顷刻间,暴雨漂泊而至,更有阴风坐镇,透骨而寒,端的是无巧不巧。这始料未及,变幻莫测的天气,更是为原本就诡异的情景,离奇的事态,渲染了几分阴恻与悚然。

    柳青衣衫尽湿,更觉得寒冷,心中琢磨:“这件事委实蹊跷……此地不宜久留,再盘桓下去,亦无意义存在,不如尽早脱身,以免再生事端。”多日劳苦奔波,使柳青感到疲乏,而明日对于柳青而言,更是尤为重要————他即将挑战上官敬楠。这定然是一场苦战,因此柳青现在必须尽可能多得保留力气,并且需要充足的睡眠,以及食物的滋养。便在此时,但见柳青再不踌躇,借着漆黑的夜色,匆忙间下山去了,无需详述。

    腊月二十七,乌云密布,万安山,上官府。

    翌日清晨,柳青起了个早,随意用了些馄饨汤面,便向那上官府行路,不在话下。一路上柳青反复思索昨夜所遇的离奇怪事,久久不能释怀,心里始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柳青上得山来,约莫又走了二十里路,眼见就要抵达玉泉寺下的上官府邸,却猝然听到一席撕心裂肺的尖叫,接着迎面跑来两个樵夫模样的砍柴人————二人皆是面露惊惧之状,色含煞白之气,恐慌之态难与人言,犹如看见了天底下最为惨绝人寰的一幕,跌跌撞撞,屁滚尿流的从山路上滚下来。

    柳青心头一紧,暗叫一声:“糟糕,难道当真有什么不测?”凌空一个跟斗,便挡在了两位樵夫身前,一把揪住临近的那位,喝道:“所遇何事?”那樵夫用颤微的手指指向山路,牙齿哆嗦个不停,眼泪鼻涕一齐流下,哪里能说出一句话来?另一位樵夫虽也骇得心胆俱裂,却是相对好些,但见他大口喘着粗气,呜咽道:“报……官……快报……官。”二人仿佛又回忆起方才所遇的骇命情景,不由得腰膝酸软,匍匐在地,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山下爬去了。

    柳青愣神片刻,万般疑惑,千般杂念,百思不得其解之余,又想起了昨夜的是非……当下哪里还能停歇?只见柳青丢下两位樵夫,三步并作两步,雷厉风行地朝上官府冲去。

    愈往上走,愈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不觉令人有呕吐之感。柳青顾盼左右,抬头张望,似想找出这气味是从何方传来,不料竟看到周遭的树丛中,每一颗树上都零星悬挂着鲜血淋漓的人头!前方道路更是血流成河,缺了脑袋,断了四肢的尸体更是不计其数,甚至快要阻断了山路。

    无论是谁突然见到这幅场景,或许都会惊恐慌乱,气血逆行,脑中缺氧,肚里更是翻江倒海一般难受,作呕吐胆。即便是杀人如草芥的亡命屠夫,估计也会吓得魂飞魄散,休克昏迷。

    自然,柳青也好不到哪儿去,却见他急伸右指,顺势搭向自己左臂脉门,沿着“中冲”、“大陵”、“间始”穴,将手厥阴心包经的穴道接连点遍,减缓心悸与恐慌,调理气血,保护心脉;闭上眼睛,丹田内运足一口气,吐纳之间,再将耳畔“丝竹空”、面部“四白”、“人中”穴揉搓,保持镇定。不多时,柳青已冷静下来,想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暴毙山野?”回忆昨夜匪夷之事,蓦然间茅塞顿开,探口而出道:“啊!莫不是和此事相干?可不知上官前辈身在何处……”身随念动,但见柳青阔步飞奔,越过地上的尸体,抢上山路。奔到府宅的正门,才发现上官府雕梁画栋,琼楼玉宇的雕刻大门,已被拆散得七零八落,四敞大开的坍塌于血泊中。

    柳青进得垂花门来,顾盼左右,怵目惊心之余,惨不忍睹:原本气势恢宏,瑰丽堂皇,造化颇具格调的建筑,如今却是断瓦残恒,面目全非。无论是穿堂前的幽深径、两侧迂回的抄手游廊、假山旁的亭台筑,还是环绕正厅的磅礴内景……支离破碎下,赫然被死尸所掩盖!檀木的香气由血腥味所隐没,尸山血海中,宽阔的庭院宛如殡仪场一般,到处都充填着死尸,显得拥挤非常。上官府,竟然遭遇了灭门惨案!

    褐色的血渍浸入了汉白玉的釉面砖,柳青立足于此,禁不住耳中嗡嗡作响,脑中混乱一片,身体呆若木鸡,五脏翻滚如江,哪里还能忍耐得住?“哇”的一口残羹污秽吐将出来,此刻终于晓得那两位魂不附体的樵夫,到底是为何事而惧怕如此了。

    究竟是谁做下了这罪恶滔天,惨绝人寰的事?

    上官敬楠是否得以无恙?

    明日便是腊月二十八号,上官府的灭门惨案,与那封广布天下,邀请各路英豪齐聚洛阳石窟,揭开武林惊天秘密的请帖,有无关系?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是:上官府祸从天降,没来由灾向地生。诸位看官,要知端的,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