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十章 祸从天降梦初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第十章 祸从天降梦初醒,血衣再现动江湖

推荐阅读:男神宠妻日常2星际工业时代踏星迷踪谍影我是大大侠呀乘龙佳婿特种龙王女神的合租神棍头狼王的女人谁敢动

    05

    且说那四名黑衣蒙面人高声喝喊,分别从东西南北夹攻而至,将柳青包围于掌控中后,那侏儒便嘿嘿笑道:“好孩子,倘若你主动将手中的物件交来,我还可以从宽发落,给你个痛快。否则的话,必定教你受尽皮肉之痛,挣扎之苦,那生不如死得滋味,啧啧啧……”那胖子截口道:“奇哉怪也,咱们解手的功夫,却不知哪里冒出个家伙来,难道他是从地下钻上来得么?”那使龙凤环的人冷哼一声,道:“可不知上官敬楠如何会将密函交付给他?估量这人也有些来头吧?”

    柳青并不理会四人的闲言碎语,轻叹一声,心道:“迄今为止,我尚且只晓得事情的大概,中间虽有些蹊跷,但也无暇顾及了。我手中这封被鲜血染红的信笺,到底是何来路?记载着怎样的内容?有甚用处?以至于上官前辈拼死捍卫,并临终托付给我?这四人又为何凶神恶煞、不择手段地抢夺於斯?”疑团难解,如迷雾般环绕着柳青,仍然不可获悉。

    既然物事已被他们发现,柳青便从容了许多,将密函塞入衣内,又替死未瞑目的上官敬楠合什眼帘,心怀怨恨,喝道:“你们可是血衣门中人?”那竹竿人轻蔑道:“是又如何?非又怎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遇上咱们恶煞四人组,你还有命知道么?”柳青道:“即便你们谋财害命,有所企图,也只需光明磊落的找上门去,去寻上官前辈一人即可,又何必要杀害那么多不相干的人!你们到底有甚阴谋?那封广布天下的英雄帖,与你们有没有干系?”

    四人齐声大笑,笑声宛如受到了恶鬼幽灵的诅咒一般,凄厉骇人;又像“黑白无常”索命时的咒语,不寒而栗。只听那侏儒喝道:“你去问阎王吧!”话音刚落,丧门刀,判官笔,打王鞭,龙凤环,各自夹带风声,朝柳青击去。

    岂料柳青早有准备,方才积蓄于脚底的真气陡然爆发,凌空跃起,轻巧地避过四人出手一招,瞬即拔剑俯冲而下,与四人缠斗在一起。

    可柳青左挡右拆,忽上忽下,十余招后,便感到孤掌难鸣,力不从心。这四人不但内力浑厚,武艺超群,并且配合得极为紧凑,实在难缠得很。其实柳青早已预料这四人必定身怀绝技,不易打发,却不想竟如此厉害,以至于自己险象环生,甚至无计可施。

    形势越来越危险,只见柳青刚刚避过龙凤环的“鸳鸯交颈”,突然之间,那侏儒竟一个匍匐,软骨收缩,紧贴地面飞也似地前进,使得竟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缩骨游行功”,再加上他本就短轻盈的身段,硬是将这门软功发挥得出神入化,眨眼便来到柳青下盘,手中的判官笔陡然击出,直点他大腿内侧的“百虫”穴;柳青正要应招,那竹竿人手中的长鞭已如毒蝎般卷来,离咽喉不过方寸的距离!谁知那胖子竟绕到自己身后,抡起丧门刀便砍向柳青后脊;那使龙凤双环的人也没闲着,兀自在旁伺机而动,只待柳青闪避时,一发取他性命。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柳青临场机变,重心后移,同样施展了一记软功“柔风轻影”,膝盖弯曲,下盘稳若磐石,腰和颈部却已触地,仰头避过了席卷而来的长鞭;随即“鲤鱼打挺”,迅速变招,双腿侧翻,尽力向外侧伸展,闪开判官笔的打穴后,倏然收缩,夹住侏儒双臂,令他动弹不得,再难前行;同一时间,柳青左手亮出“擒拿法”,一下便抓住鞭稍,右掌中的剑横架头顶,与那胖子的丧门刀相迎,只听兵刃相击得巨响,柳青已将丧门刀架开,响声之余,腿部发力,一招“豹越松林”将那侏儒踢开,左手借鞭稍之力高高跃起,向那使金环的人连刺三剑,“三露九华”,招招强攻,将其逼退后,凌空侧翻,便跳出了四人的包围,危机终于化解。

    却见冷汗沁满了柳青额头,在方才那间不容发的瞬间,生死存亡之际,也只有柳青自己才晓得经历了怎样的惊险——如若不是多年的武学苦练,外加养气定心的修行,恐怕他早已命丧当场。其实刚才的几招拆解,柳青若是使错一招,甚至连解招的顺序有一丝偏差,便足以让他死于非命。

    在如此凶险的环境中,柳青尚能稳而不乱,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与定力?

    四人瞠目结舌,似乎没有料到这少年的身手竟如此了得,以至于能将险境频频化解,全身而退。那胖子惊言道:“这人果真是有两下子!”竹竿人也奇道:“不错,看他的模样,可不年轻得很么?他究竟是谁呢?”

    那侏儒道:“方才与这少年交手时,他攻守兼备,剑术也颇具章法,想来不是无名鼠辈、未经高人指点的泥腿子。老三,你见多识广,何不将近年来崛起于江湖、甲于剑道的后生晚辈数将出来?”那使龙凤环的人应道:“近年来于武林中秀起的年轻人着实不少,但大多出于名门世家,系家传或门派的武学,极少有另类的情况出现。其中最为杰出的,莫过于‘江南大侠’欧阳凌风的少公子————‘绝代天骄’欧阳青云。面前这人,定然不会是欧阳公子了。”

    那胖子指着柳青,嘲讽道:“他若是欧阳青云,我就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别说是咱们四个,即便再来上一百个,也不见得是欧阳青云的对手!”那竹竿人道:“看他这身破烂行头,端的不是‘玉花宫’怜香宫主的掌上明珠————‘花花大少’花无情。”那使双环的人皱眉道:“想来亦不是南宫世家的嫡系传人————‘不染墨’南宫逸;也不像‘樱花谷’九姊妹的上门女婿……”那侏儒揣测道:“难道是南海派的入室弟子————‘飞鱼快剑’梅傲雪?”四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将比年的少年英雄说了个大概,但依然没有理出个头绪,猜出柳青的身份。

    但这四人却不甘心,好像非要自个猜出柳青的来历不可。

    既然他们无法凭借柳青的外貌穿着给予判定,就只好依靠自己的江湖阅历,着手柳青的武功门路,来推测他的出处了。只听那竹竿人说道:“方才他避开我长鞭的软功“柔风轻影”,是武当‘白鹤道长’归不二的本门技艺,难道他是武当派的人么?”那侏儒接道:“中原武林,南拳北腿,方才他闪开我打穴,并还以颜色的“豹越松林”,是齐鲁名家“八条腿”林中豹自创的招数,难道他是“虎豹门”下的弟子么?”那胖子咂嘴道:“方才他制服鞭稍的‘擒拿手’,颇有‘鹰爪王’杨元素的风范,难道他是陕北人么?”那使龙凤环的人琢磨:“方才他连抢三招,将我击退的剑法,好像是皖江九华山‘拼命三郎’褚睿的‘三板斧’……”四人你说我唱,此起彼伏,将柳青刚才使出的招数,如数家珍得娓娓道来,均想:“他究竟是何许人也?凭他这般年纪,如何会得如此博杂的技艺?这人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身世经历?”

    柳青听到这里,亦是极为惊讶,心中奇道:“好眼光,好见识!这四人不假思索的道来,轻而易举就将我加以应变的招式一一勘破……血衣门下到底还有多少能耐人物?”正思忖间,却听那四人齐声大笑,好像恍然大悟一般,有所收获。只听那侏儒说道:“虽说他身怀多家本领,却是杂而不精,有形无实。”

    “不错!”那使双环的人接道:“他每一招技艺,仿佛都差了些火候,倘若他真的掌握了各派精髓,凭借那些名家的手段,他还会落得下风,危在旦夕么?恐怕咱们早就被宰了个干净吧?”那胖子喜滋滋地道:“哎嘿,依我看呐,他可不仅是有形无实,恐怕是连半点都没有学到。那些武学招数,估计是他自己加以变换,虚张声势的假把戏,像‘鲤鱼打挺’这种乱七八糟、不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寻常人都会得,又有什么了不起?底细多了,岂不就等于没有底细?最近江湖上不正有一位不知道来历,并且善于剑术的少年高手,接连挑战了点仓和武当么?”

    那竹竿人盯着柳青掌中的断剑,阴恻笑着:“更何况……满足这些条件,另兼‘这般’兵刃的,恐怕就只有一人了吧?”侏儒续道:“嗯,这一代在江湖中成名的年轻人,果真是有些能耐。”四人眯着眼睛,相互对视,已将柳青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柳青的“剑”确实已成为他在江湖的标志,却不想此时,断剑竟成为了他无法甩掉的包袱。若是这恶煞四人组不知道柳青的身份,估量他会少了许多麻烦……

    ————但他为什么要用一把断剑?这把断剑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此时四人再不啰嗦,那瘦如竹竿的人喝道:“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密函抢回来!”亮出招子,再欲动手。

    便在此时,一阵衣袂声“呼呼”作响,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位同样打扮的蒙面人。这人好快的身法,只见一团黑影风驰电掣,略过一大片尚未清理的积雪时,竟没有留下丝毫足迹,赫然是江湖中至高无上的轻功“踏雪无痕”!

    柳青骇得着实不轻,心中大惑,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人如何会得大昆仑雪山派的独门心法?”只听那飞来的蒙面人喝道:“闲话少说,我刚接到了命令,特地来通知诸位撤退,咱们另有事做去了!另外,我方才在山上看到几个朝廷的鹰犬,此刻估计已不足五里,咱们还是莫与他们碰面为好。”那胖子愕然道:“大哥,你不知道,尊主写下的密函,被这人夺去了!”说着向柳青指去。

    那蒙面人转头望了柳青一眼,冷哼道:“不过是个一个娃娃,能成得了甚么气候?他躲得过初一,还躲得了十五么?”微变语气,厉声道:“计划有变,关系重大;时间紧迫,事不宜迟!再不走,多年的心血将毁于一旦!快撤!”血衣门纪律严明,何况恶煞四人组更晓得轻重,听到这里,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咬牙无奈,一齐叹了口气,便随那人去了。

    离开之际,那侏儒蓦地自怀中取出一把绿色粉末,向那些倒在血泊中————被上官敬楠手刃的黑衣人撒去。顷刻之间,七八具尸体竟化为一滩死水,竟连衣服也已消融。

    岂料侏儒洒出的粉末,居然是西域毁尸灭迹的奇药“蚀骨断销散”!江湖传言,“蚀骨断销散”遇血即融,蚀人骨骸,销人腑脏,可怖非常。不过如此恐怖的药,亦有其局限性,那便是“蚀骨断销散”只对有外伤、且丧失心率的人有效,若是一活人并未受伤,撒到肌肤之上,却没有丝毫效果。这侏儒在百忙之中还不忘处理同伴的尸体,以免留下蛛丝马迹,增添不必要的负担,思虑周密的程度,真个细思极恐。

    眼见这五人来无影,去无踪,柳青木楞于此,却不知如何是好了:若是起身追去,自己断然不是这五人的敌手,况且也未必能追上;倘若教他们扬长而去,便很难有机会探寻线索消息了。思考再三,不觉又走回了上官敬楠的身边。

    柳青低头望着死去的上官敬楠,心中百感交集,既有对自我的责备,又有对世道的愤怒,其中更多的,却是痛恨自己没有能力去阻止和改变。

    ————在这个讲究地位、关系、金钱的社会中,一个徒有能力却没有背景、环境、资源的年轻人,仅凭一己之力,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

    叹息之余,柳青轻声说道:“前辈,你放心去吧……你交代的事,我必当全力以赴。”

    ————人世沧桑,身不由己;祸福旦夕,难以预测。无可奈何的事,本就有太多太多。

    柳青尚在感怀,又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吵杂声由远及近,不禁想:“不知又是何人到了?”凭借这伙人奔跑时制造的声响,柳青料定他们必然是泛泛之辈,因此并没有十分地放在心上。

    不一会儿,但见一十七名身着六扇门衙役服的人匆匆赶来,摆开架势,眨眼便将柳青围住,当先一名差役头子喝道:“恶贼!还不快束手就擒?”

    柳青骤然一愣,道:“你说什么?”又一寻思,顿时醒悟,心道:“一夜之间,上官府一百三十一口人死于非命,这绝对是件非同可的事,无怪官吏涉足其中……而我却这般凑巧,偏在此时现身于命案现场,周遭又再无第二人为我作证,恐怕自个已被误认为是杀人凶手了罢?这可如何是好?”

    却见那为首的差役头子将佩刀横举当胸,愤愤道:“恶贼,你罪恶滔天,有话还是到衙门里说罢!”柳青急忙道:“我……”

    到底,柳青有没有办法替自己开脱?他又为何要用一把断剑?

    翌日于洛阳石窟又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那封密函里到底记录了什么?

    这一切,究竟是不是血衣门的阴谋?如果是,他们的阴谋是甚么?

    正是:侠肝义胆公道心,反遭诬蔑冷眼人。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