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十二章 百口莫辩苦难言,四大神捕察秋毫

第十二章 百口莫辩苦难言,四大神捕察秋毫

推荐阅读:凌辰苏静魅医倾城极品全能狂医毒医娘亲萌宝宝头狼封神第一帝洪主深空旅人武神血脉影视剧世界

    0

    严冬的阳光透过云层,慵懒地洒向大地,殊无半点生机与活力。零星飞舞的雪花似精灵的翅膀,在寒风的刺激下,卷成一瓣瓣白色的,活像蒲公英的绒毛,忽聚忽散,点缀着所有,湮灭了迷茫。

    丘陵上闪烁着一片银光,在寂静的召唤下,烟霭慢慢降临,笼罩着万安山。层峦和山麓的轮廓渐渐朦胧,缥缈的宛若仙境。

    岑寂,如死亡般的岑寂,环绕于山涧,充斥着狼藉的上官府。

    两人依旧合计着目前所掌握的线索,条理地分析事态,逐一推理,只听崖子期道:“就眼下的状况来说,第一个尚未解决的疑团:自汴梁通往洛阳的官道,快马急鞭,只需一日即可到达。”曹斌接道:“但据道上的消息说,那些镖师趟子手竟然耗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红货送达府上,简直是匪夷所思。”崖子期沉吟道:“那么……一向以效率著称的天门镖局,为何会在路上耽搁那么久呢?途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冷峭的寒风如刀锋般犀利,刺激着脑海,使思路变得更加清晰。崖子期活动着手指的关节,眺望着远方微茫的山峦,说道:“第二个不解之处: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他们费尽心机毁尸灭迹,不断制造假象,究竟想掩盖什么秘密?”微一停顿,又道:“至于第三个细思极恐的地方:放眼整个江湖,上官敬楠的武功虽不能算作独步天下,但至少称得上雄霸一方的豪杰,鲜逢敌手的宗师。是谁有那狠上天的能耐,于一夜间便结束了他的性命,并摧毁了闻名遐迩的万安山庄?”说到这里,好像蓦地想起什么,话锋一转,问曹斌:“近些日子,有多少成名已久的高手到访洛阳?”

    曹斌也有所恍然,却只能摇头苦笑:“恐怕已不下百人,几乎所有人都是奔着洛阳石窟而来。”沉默了一会儿,反问崖子期:“不知道那件事……总部头可有听说?”

    崖子期点点头,淡然道:“略有耳闻,听说是在腊月二十八日,也就是明天。”曹斌道:“不错,那封广布天下的英雄帖,真不知是个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大的脸面,邀集了恁多的武林人士齐聚洛阳,实在晓不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崖子期冷哼一声,不屑道:“既然如此,倒不如咱们也派遣几个兄弟,同去热闹一番。”曹斌皱眉道:“总部头,江湖中的纷扰纠葛,朝廷一向不去管,咱们又何必掺和进去?”

    岂料崖子期徐徐道:“莫非你不认为明天的英雄大会,也与这起命案有所牵连么?”不待曹斌回答,崖子期分析道:“先是各地群雄收到了一封英雄帖,之后上官敬楠便进了一批红货,随后就接到了死亡告知单,死亡的时间,又恰好隔天便是英雄聚会的日期。世间哪有这等巧事?这些线索隐隐之中,总让我感到千丝万缕的联系。”

    崖子期凝视着曹斌,目光如电,果断道:“我猜想,这背后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阴谋,若一切皆是杀人凶手所为,那么他们处心积虑地谋划如此大的一盘棋,究竟为了什么呢?”随后又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直觉,目前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

    ————直觉永远是人们判断事情的第一方法,而一个拥有敏锐直觉的人,才能够找对方向,抽丝剥茧,从而正确地解决难题。

    曹斌听完崖子期的剖析后,迎着寒风,深深地吸了口气,点头道:“那我马上安排几个精明的弟兄,乔装改扮后,混入他们当中,去石窟探听消息。”

    “还有一点,你务必留神。”崖子期将牙齿咬得“咯吱”响,几乎是从缝隙里挤出了一段话,听他恨恨道:“那封英雄帖上,据说还放出了‘烟雨盗圣’盗空天的消息。真不知咱们费了多少心血,亦不能得到他的下落,将其绳之以法……如今过了这许多年,该和他做个了断了!”

    正当曹斌准备去部署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悠然传来:“好呀,你们两个又在背着我说悄悄话了。”声音如空谷幽兰,清丽脱俗,好像沙漠中的一滴甘露,令人心神荡漾,回味无穷;又似腊月里的一抹春阳,使人焕发生机,激活温暖。柔美而不失娇艳,娇艳中又含带一丝感伤————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哀怨————好似多情的吐露,又像无奈的叹息,诉说着期盼,蕴藏着辛酸,无论是谁听到,都会不由自主地怜生同情。

    崖子期和曹斌循声望去,远远看到一个村姑打扮的妇女款款走来,手中还拎着一个装饰精美的花纹包裹。

    曹斌不禁张大了嘴巴,就连崖子期也愣住了神。要知此时的万安山已被六扇门所接管,寻常人连山门都不能靠近,那“妇女”又是如何到得这里呢?

    直待那人走近,才看出了眉目:只见这女子身姿绰约,轻盈曼妙,却穿着一身臃肿肥硕的棉衣,棉衣上星星点点的污渍清晰可见,颇有一种神秘感;原本一张白净丽人的瓜子脸上,此时也涂满了粉灰,却偏偏没有涂抹均匀,更显得可爱宜人;头上包裹的那块蓝花布帕,早已破旧不堪,任由一缕缕乌黑柔亮,如缎子般丝滑的鬓发,拂过她娇美的双颊,散发出一股沁入脾肺的甜香————若说她此时像个朴实的村姑,奈何相貌出众,气质非凡;若说她此时像个笨手笨脚的老妈子,又偏偏仪态万方,卓尔不群————这一身怪模怪样的打扮,当真滑稽至极。

    曹斌惊奇道:“原来是我们的何姑娘,你怎么……怎么这副装扮?那女子道:“去探听消息嘛,当然要深入民间,换身行头才方便哩。”说着朝崖子期嘻嘻一笑,扮了个鬼脸。

    原来这妙龄女子便是吏部尚书的掌上明珠————“洛阳四大神捕”之一的何秋水何大姐。

    岂料崖子期却板起了脸,不怒自威,嘲讽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倒是学得很快。”何秋水没来由得受到训斥,心里委屈,便噘起了嘴,娇嗔道:“人家可是去办正事了……”低头摆弄着衣角,十分不悦。

    曹斌尴尬的笑了几声,圆场道:“总部头,还是先让何妹说说此行的收获吧?”何秋水面露喜色,俏脸一扬,道:“嘻嘻,还是曹大哥待人好,不像某人就知道数落我。”媚眼含羞地向崖子期偷瞄一眼,又摇了摇手中拎着的花纹包裹,里面装着自市集中买来的新潮服饰,说道:“二位容妹去换洗一番,即刻回来。”说罢,便没入一旁氤氲弥漫的树林中了。

    崖子期和曹斌对视着,不断地摇头叹息。崖子期无奈道:“我当真想不通,她到底是去民间打探消息,还是借着公办的时间去逛了庙会?”曹斌只得笑道:“总部头忒认真了,妹天性活泼,喜爱自由,却偏偏被衙门里太多的条框所拘束,又整日忙于公事,被案件所牵绊。这次难得有机会出去放松一下,我看……要不……就算了吧?”

    崖子期坚决道:“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坏的,赏罚若不分明,今后还有谁会遵守?”但崖子期话虽这么说,眼神中竟忽然流露出一种别样的情感,连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像是在喃喃自语:“不过这些年,当真难为她了……”瞥眼间,又看到了满地的尸体疮痍,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道:“一个姑娘家,却偏偏干起了这种事,随我们一起经风历雨,走南闯北……见惯了生死,吃尽了苦头,甚至九死一生,冒着危险去捍卫正义,不能有片刻得闲……”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可曹斌听到这里,亦听不下去了,倏地转变口吻,用一种类似长辈责备子的语气说道:“总部头,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不待崖子期回复,自己依然道:“这么多年了,何姑娘对你……你是真的看不出,还是端的不在意?你当人家为何要过这种生活?吏部尚书的千金姐,那是含着金勺子的宝贝。且不说一般的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他们的姑娘过着怎样一种富贵生活;也不论富商巨贾,大户豪亨,他们的子弟又是如何得潇洒自在。即便连寻常百姓家的女子,若不是生活困窘,形式所迫,又有谁会选择这样的道路?”

    曹斌歇了口气,接着道:“上至庙堂的侯爵,下至富乡的公子,谁不想联姻远虑?要知吏部尚书乃是六部之首,掌管国家官吏的任免、升降、调动、封勋,实在非同一般。你大可为自己的前程考虑,以后仕途还不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崖子期正欲说话,曹斌摆了摆手,示意道:“且让我把话说完。但我了解你,就算你不做这般打算,可人家何姑娘品性端庄,善良娴熟,兼之花容月貌,好解人意,举止又颇为大方,殊无半点大家姐的傲慢、居高临下的气派、强词夺理的蛮横。论品德,靠出身,挑模样,人家哪点配不上你?反倒是你子积了八辈子的福气,有幸高攀于何家,你又为何不有所表示?”

    崖子期面无表情,极力眺望着远方————渺茫中,雪山怀抱着冰水,冰水呼喊着雪山,静静的和谐,淡淡的孤寂,勾勒出一个真实却极为虚幻的世界:两两相望,但不能相依的绝望;形影相辍,却不能交织的缘错。一股深深的凉意贯彻心底,让人为之感慨。

    正是:

    无情无尽却情多,情到无多得尽么?

    解道多情情尽处,月中无树影无波。

    诸位看官,欲知“情之所起,一往而深”,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