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这是你的江湖 > 第十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快平生笑忘歌

第十六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快平生笑忘歌

推荐阅读:万古最强宗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武破九荒武道战神特种兵之融合万物系统我的空姐老婆特种岁月重生之异能狂妻最强赘婿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0

    诗曰:

    似梅似絮乱空奔,非月非霜眯远村。

    自被树高先受白,谁怜苔瘦渐消痕。

    山头凹凸犹难辨,水面波澜却易浑。

    顿使世间烦热处,一从寒冷便惊魂。

    北国的冬季不仅凛冽冗长,而且晨时极短,兼之连日琼瑶,乌云鼓噪,更是见不得半点阳光,因此酉时未至,天已暗淡了下来。

    且说柳青生怕耽误了时辰,是以一路上只捡偏僻的近道而行。可愈往东走,遇到的江湖人士便愈多……但柳青身负要务,只管自己赶路,并未和他们打交道,按下不提。

    约莫又走了半个时辰,柳青终于来到了少室山下,抬头看看天色,已是暮色深沉,依稀有星光点缀。想来明日是个好天气。

    柳青劳累了整一日,兼之茶米未进,自然是饥渴交加。好在已到了嵩山,此处离龙门石窟又不甚远,倒也不必着急。

    只见街道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货摊鳞次栉比,商铺济济一堂,酒肆座无虚席,客栈应接不暇……更有武林中人比肩接踵,鱼贯而行,端的好不热闹!哪里是一幅淡季光景?亦有掌柜为了招揽生意,烘托气氛,燃放起了烟花爆竹,一道道绚丽的光彩破空闪耀,熠熠生辉。

    正是:火树银花合,尽桥铁锁开。

    这会儿,大家眼中瞧得是:男女老少、高矮胖瘦、装饰不一、武器各样的江湖豪杰;耳中听得是天南海北的口音:辽东半岛、中原官话、陕甘晋语、皖赣浙闽、湖广一带、巴蜀南垂……五湖四海的方言混杂在一起,涉及之宽广、规模之宏大、局势之复杂,实是前所未有的江湖盛筵。

    柳青游历江湖甚久,更在半年前自云南一路北上,遍访名山大川,最后抵达洛阳。因此他哪里的方言没有听过,何处的服饰没有见过?可如今蓦地感受这幅情形,也不由得暗暗心惊:“想不到那封不知底细的英雄帖,竟然制造了如此声势……这……这究竟闹的哪一出呢?”

    其时洛阳城里卧虎藏龙,高手云集,当真晓不得有多少能人异士远道而来,共赴英雄盛会,于龙门石窟揭开武林惊天秘密、探索‘空前绝后,登峰造极’江湖第一高手池千秋的武功秘籍、寻找‘烟雨盗圣’盗空天的宝藏下落。

    龙门山与少室山相隔不远。何况天下豪杰,哪一个不仰慕少林派的威名,渴望目睹中岳嵩山的雄姿?是以群雄大规模路经此地,倒也不足为奇。

    当然,眼下聚集在洛阳的江湖朋友,有的固然在武林中颇有名声地位,有的却显是不三不四之辈,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整日价吵吵嚷嚷,未免影响少林寺众比丘的修行。

    但少林嵩山洁身自好,不与外界同流合污,紧闭僧门,贴出告示:“新春在即,敝寺上下忙于法事,持戒清修,恕不款待江湖人士。”但寺中仍然接纳百姓,供他们烧香拜佛,祈福还愿;另外布施粥米衣物,接济那些饥寒交迫,无处可归的穷人。

    柳青一连问了几家客栈,都是人满为患,没有剩房了。柳青与一家掌柜搭话,询问前面是否能找到空当,容以打尖投宿。岂料那掌柜说道:“啊哈,客官,您可真是问对人了!我在嵩山脚下做了十几年生意,周围的地方,哪个是我不熟悉的?”那掌柜健谈得很,接着道:“原本岁末时节是经营的淡季,少有客人光顾。可今年却大大不同了!听说有个英雄大会要在俺们洛阳召开,通往龙门石窟的道上,客栈生意异常火爆,几月前便没有了空房……”说到这里,那掌柜咧嘴直笑,仿佛盼望每天都有盛会可开,永远都是做不完的买卖。

    柳青打断他话头,叫他直奔主题。那掌柜这才说道:“客官,你越往西行,临近龙门石窟,人便愈多。龙门山的名气不及嵩山,因此那边的旅店自然不比这边。这儿店多人少,尚且没有剩余;那儿店少人多,您觉得还有地方住么?”这掌柜委实贫嘴,明明一句话就能说个明白,偏偏要拐弯抹角,听他续道:“我看呐,您还是将就一晚,同他们一样,凑合着睡吧。”说罢朝地板一指,只见不少打地铺的江湖客在放置行李。

    柳青没奈何,又问道:“不知哪里还能寻到饱肚的地方?”掌柜思索一会儿,连比带划地道:“招财酒铺的位置偏僻,罕有人能找到,估计还有饭可吃。你这儿东转,再直行,走过一条街,右拐弯,便到啦。不过……嘿嘿,哈哈,那里的寡妇老板娘,可风骚的很啊。客官,我见你是个白脸,特意提醒你啦,万万不要着了她的道,呵呵……”掌柜嘿嘿笑着,眼睛眯作一道缝,仔细打量着柳青,仿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柳青不理他胡言乱语,道过谢后,便依照指示行走,终于在一个荒凉的所在寻到了“招财酒铺”。

    招财酒铺的店家是个丧偶的中年女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虽不漂亮,却也有几分韵味。她手下只有一个厨子,一个二,仅此而已,生活过得清苦寂寞。此时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巷子里揽生意,见柳青朝这边走来,不由分说的一把抱住,只往店里拉扯。

    招财酒铺的店面虽,倒也收拾得干净,菜肴酒酿亦说的过去,加之顾客再无其他选择,只能在此吃喝,尽管位置偏僻,此刻十几张桌子里,却只有三处空余了。

    柳青进了店门,四下一望,俱是些劲装急服、带刀佩剑的江湖朋友在此吃喝,现下也没什么稀奇。唯一值得详述的,是角落里对坐着两位气质非凡的年轻人:面朝南方的那位,头束发带,较为瘦削,白面微须,一表人才;朝北而坐的那位,暂且见不到相貌,但从背后看来,他体格健壮,脖颈的肤色较暗。二人穿戴十分朴素,使得“一尘不染”的白靴白袜甚是显眼。两把宝剑叠放在桌上。

    柳青留意了他们“一尘不染的鞋底”后,随即坐下,要了两样菜,几个馒头,就着免费茶水,吃得津津有味。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展开了它可怕的翅膀,席卷着苍穹。大雪欢愉的配合黑暗,带来更为残酷的剥削,企图冻死世间所有的生灵……就连夜空中稀稀落落的星辰,也仿佛禁不住寒冷,畏缩起了头颅。独有月亮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透过云层,散发出皎洁的柔光,远远望去,宛如一盏皎洁的明灯,带给人们希望。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美好而伟大的理想,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成为现实呢?

    便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塔塔”传来,只见一人疯疯癫癫地跑进招财酒铺,扑到店二身上,连摇带晃,大声嚷嚷着:“酒!快拿酒来喝,酒!”那副急不可耐的神情,好像他再喝不到酒,便要立即死去一般。

    那二被他晃得昏头转向,刚欲说话,又被这怪人身上的臭气,熏得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大家都好奇地向这怪人瞧去:但见他身材矮,浓眉大眼,从头至尾仿佛都是黑色的,只要用力一搓,便可以从他身上弄下来三斤灰泥……蓬头垢面的模样,真不知有多久未曾梳洗;那不加修饰的头发又卷又长,宛如野草般凌乱,虱子跳蚤遍布全身;一件破烂不堪的黄色麻衣,沾满了油渍酱痕,甚至比厨子的围裙还要脏乱;浑身散发出的一股恶臭,更是令人难以忍受。此时若有一个乞丐来到他面前,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道一声自叹不如。

    正是:我自问酒不问仙,半生痴狂半生癫。

    大家刚看了那怪人一眼,便已失去胃口,不乏有人匆匆起身,逃离酒铺。

    ————又有多少人愿意和“疯子”纠缠呢?

    眨眼的功夫,店已赔了大买卖。老板娘更是暴跳如雷,抄起一旁的扫帚便朝那怪人抽打,边打边骂:“哪里来得混账乞丐,耽误了老娘生意,不要脸的玩意还要喝酒,你这种人只配喝马尿!”那怪人被打得抱头鼠窜,绕着柱子忙不迭地乱跑。

    柳青眉头紧皱,觉得这老板娘委实过分,正欲出面阻止,却听那怪人兀自大喝一声:“住手!”老板娘却也被他一喝之威吓住,呆立在原地,一时竟忘了扫帚仍举于半空中。

    却见这怪人双手掐腰,浑身洋溢着一股难以言表得洒脱————仿佛世俗中所有的眼光与非议,都不能对他造成丝毫影响。听他傲然道:“臭婆娘,我说了要喝酒,却几时说过不付钱?”

    那老板娘用眼角瞟着他,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就凭你这模样,能买得起酒喝?”怪人放声大笑,落拓不羁,即笑出了世态的炎凉,亦笑出了人性的枷锁!这豪情万丈的笑声啊,似乎是一种永远不会被万物所拘泥的豁达与自信!

    无拘无束,只为自己而活。

    笑声甫落,怪人摇头长叹,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好像尘寰中所有的哀伤,都无法比拟千万于分毫……他感慨,感慨凡夫俗子的无知;他嗟叹,嗟叹红尘名利的烦扰;他唏嘘,唏嘘生而不平的世道;他扼腕,扼腕善恶无报的奈何!

    自由自在,不被别人左右。

    叹息已毕,他又引吭高歌,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好像先前的种种,都不过云烟尔尔,听他唱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到底,他是何方神圣?这怪人突然出现,会对“石窟事件”有着怎样的影响?那两位“气度不凡”的年轻人,又是谁?

    正是:店中忽逢怪客,喜怒无常解嗔痴。诸位看官,欲知“怪人名讳”,且看下回分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44xs.cc/xs/9/9577/64539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44xs.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